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討論-第156章 衆籌與分期相伴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我父从定陶也传来消息了,说皇帝在济平郡征粮食六万石,以供景尚将军之用。”
绣衣直指使者离开后,郡丞耿纯也将外郡的情况告知第五伦,让他心里有个底。
“而冀州各地诸如桓亭郡(赵郡)、富昌郡(广平)、平河郡(清河)乃至巨鹿,都要发粮食供给大军,数量从一万到数万不等,总的算来,以魏郡的户口,出两万一千石,还算是少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若是在正常朝代,郡仓里的粮食,当然是要听从国家调遣。尤其是大军作战之际,不吃皇粮,难道让他们隔着几千里自带干粮,或者抢百姓去?
但在新朝这老实人吃亏的世道,由不得各郡多留了个心眼,毕竟盗贼频发,天灾人祸,大伙也没多少余粮。给军队多了,明年自己青黄不接可要难熬了,若是连郡兵都不能糊口,那是要出大事的。
耿纯叹息道:“六万石虽多,可吾父也只能给够,因为景尚大军就驻扎在定陶附近,若是不给,他们就不走!”
这招确实太狠了,耿艾大概是觉得,割肉打发恶狗,也比他赖在你家门口强。
景尚从夏天时东行,募得兵丁两万,外加兖州、青州、徐州郡国兵六万,本来打算从四个方向对泰山进行会剿,先在冬天切断樊崇部的补给,再合力一击,肃清东方。
不过徐州牧却被海岱吕母、东海力子都两股大盗所阻拌,海陆配合打得自顾不暇,无法来帮忙。
青州牧则在分兵对付在忽然在黄泛区起义的女子迟昭平,想将她赶到河北来,死道友莫死贫道,也只能出万余人给景尚。
所以景尚手里能用于作战的部队,嫡系加上兖州牧麾下,大概五万人,月食五万石,简直是个无底洞。哪怕定陶富庶,但光靠一郡是绝对填不平的,所以军粮才需要周边几十个郡众筹。
如今征粮令砸到魏郡头上了,既然是皇帝亲自派人来说,还给减免了一些,那第五伦要是再和上计薄玩一样的“火龙烧仓”把戏,就显得太假了。若王莽一怒撤了他的职,届时魏郡还没拿下,老家宗族尚在关中,第五伦这边却得在抗旨造反和放弃魏地间二选一。
将目光放得长远些后,第五伦觉得还是要苟住,内奸跳反前,就要有扮好忠臣的觉悟,这桃,得给!
可郡仓里的粮食亦不多,要扛一整年才有新进账,寅吃卯粮必出大事。
从内黄县回来的黄长提议,要不,魏成郡也来一波众筹?
“从富连阡陌的豪强手中筹粮?”
但第五伦目前不好露出本色,对豪强们动刀,这一开,就很可能会把他们赶到武安李氏一边去。李能兄弟受挫后,跑回西北三县,犹如割据,就等着第五伦犯错。
百姓则更不行了,陨霜杀菽后,很多人无衣无褐,连这个冬天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再临时多收次租,得逼死多少人啊。
干过两年纳言士专管粮食的耿纯道:“我倒是有一策,可以让伯鱼省下一半的粮食。”
“巧了,我也有一策。”
第五伦笑道:“能让魏成省下三分之二的粮食!”
……
在时间进入地皇二年十一月份时,景尚军中催粮的人又来了一次。
偏将军王党,奉命为景尚督促魏成君的粮食,带着整整一千兵卒,气势汹汹地来到黄河边。看来景尚也知道王师在地方上“美名远播”,做足了准备,人数多到第五伦暗中准备的“黄泽贼”都不方便劫杀。
听说治亭郡就被祸害得不轻,这群人能让他们进魏地?幸而第五伦已经准备好了,连忙派马援将他们拦在白马津,又让耿纯跑了一趟。
马援统领七百黄泽兵在白马,王师则在官渡,知道的是地方二千石带人索粮,不明就里的,还以为是两国对峙打仗呢!
虽然天气已十分寒冷,但今年冬天除了早早下过一场外,却再无片雪,大河尚未冰封,随着粮船一艘艘驶到南岸,一清点后,偏将军发现不对,盯着耿纯道。
“耿郡丞,陛下诏令说魏成郡要出粮食两万一千石,如今为何只有八千石?”
“此事郡大尹讨逆侯已上禀陛下知晓。”
耿纯在朝中时也没少和将军们打交道,对这类业务很纯熟,不紧不慢地解释道:“魏成郡有自己的难处,秋天时才刚平定了李焉大逆,为了作乱,李逆将府库钱粮用得一点不剩,计薄也被贼人毁掉。”
“而地方盗贼频繁,黄泽贼都敢进攻县城了,钦口山匪更劫了整整一万六千石粮!使得秋租不全,郡仓里都只剩下万余石。”
偏将军笑道:“既如此,可需要王师入郡协助剿贼?”
身后的兵卒们开始起哄,他们都不想去打硬骨头泰山贼,折腾周边富庶郡县倒是有一手,只望着河对岸的魏成很向往,听说赵魏之地的小女子可养人了……
耿纯肃然:“魏成区区小寇,我郡可自行处置,绝不能在战前拖了王师后腿”
他说着说着竟擦起了泪:“但为了给王师凑粮,第五公窘迫到一日只吃一餐,就为了给士卒们省下一点口粮,好让将军早些平定逆贼,还关东太平!”
偏将军见惯了郡官哭穷,不为所动,冷笑道:“所以?”
耿纯作揖:“八千石,已是魏成郡极限。”
“大胆!”
偏将军手放在剑柄上:“若不给够,恐怕违诏了罢?”
眼看要动武,马援及身后的流民兵们纷纷起身,吃了个把月饱饭后,他们能在寒风里站稳,但面对王师依然有些怯懦。
耿纯却不怕,只道:“陛下诏令只说让魏成一共给景将军两万一千石粮,因魏成暂时凑不够,得慢慢筹粮,所以,只好分期。”
“分期?”
耿纯也是从第五伦处学会了这个词,已经用得十分娴熟:“没错,军粮一共分三回交付,两个月运一次,一次七千石,明年入夏的时候,一定缴清!”
那偏将军见过郡吏无穷套路,却还没见过这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倒是耿纯凑过来道:“之所以运了八千来,是因为其中一千,是给将军及王师袍泽的沿途损耗之用,大尹另有布帛五十匹,玩好饰物一车,赠与偏将军。”
好处到手,偏将军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出门打仗,图的不就是这个么?他咳嗽道:“按照耿郡丞所言,陛下会答应此事?”
“已经写了奏疏送去常安,诏令年后一定到!”
偏将军总不能空着手回去,遂道:”既如此,那我便去向景将军复命了,耿郡丞,一月时,还是我来押粮!”
这意思是,到时候可别忘了再给他一份好处啊!
耿纯朝偏将军作揖,回到邺城后告诉第五伦事情顺利,又笑道:“伯鱼这拖字决不错。”
“若明年景尚还征粮,我让吾父也学学。”
第五伦却摇头:“伯山在白马观其军纪,这景尚将军,还有明年么?”
“难说。”耿纯皱起眉来,王师军纪涣散,听说他们所过放纵,到了哪个郡,哪个郡投贼的人就暴增。但不知战斗力如何,或许他见到的只是杂兵,不是精锐吧。
第五伦却觉得,景尚必败,就是玩一玩分期付款的套路,拖到他们吃败仗覆师杀将,剩下的粮食,就不必缴了!
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第五伦又夸耿纯道:“伯山的以次充好之法也不错啊,四千石陈米里掺上糠、碎秸秆甚至是树叶枯草等,再受个潮,就变成八千石了,你这才干……”
“不做粮官,真是可惜了!”
“我算是极有良心的粮吏。”耿纯大笑道:“起码没给景尚掺沙子和碎石子,否则三千石粮食都能凑出八千来。”
也是,第五伦想起猪突豨勇在鸿门时吃的饭就心疼啊,对了,他想起来,就是耿纯这厮运去的。
耿纯感慨道:“这些阴招,我过去不知晓,也是在纳言(大司农)时,跟前辈们学的。反正你不掺,将军、校尉们也会掺,好粮食都留给少量嫡系精锐。能让士卒吃饱饭的,我就见过那波水将军窦融,还有伯鱼两家。”
“在伯鱼的军中,我听说哪个粮官敢这样做,可是要杀头的。”
没错,这是因为,第五伦的嫡系,不限于百多家丁私从兵。
“猪突豨勇、刑徒兵、流民兵。”
第五伦暗道:“只要是汇集到五字旗下,想换一种活法的穷苦人,都是我的嫡系!”
……
十一月下旬时,打发完赖在门口讨食的恶狗后,奉第五伦之命,去宛城替他辟除士人的门下功曹也回来了。当然,真正做事的还是第五福,他跟第五伦跑过一趟南阳,又被逼着学了那的方言,比较熟悉。
拿下邺城后,第五伦已经过了雪中送炭的时候,现在南阳的几个熟人来投亦是锦上添花,加上山重水阻,人恋其家不愿远行,所以第五伦也没报太大期待。
可结果仍是让他万万没想到!
首先是那个善于用兵的棘阳人岑彭,他上次沾了第五伦的光,加官为县宰,堂堂六百石,第五伦很难给出更高的职位。
所以第五伦派人送去的信上,没有直接辟除,只是跟岑彭开玩笑说:南阳迫近绿林,不太安宁,可愿换个地方,到河北来做县宰?
探一探岑彭口风,说不定有机会。
可第五福却欢快地告诉第五伦,岑彭已经不再是县宰,早就被人截胡了!
谁,谁干的!
“便是宗主尊为师长的严伯石啊!”
门下功曹亦言:“严公得了天子诏令,做了纳言大将军,在豫州征兵,又赶赴前队,立幕府于宛城,统筹进剿绿林之事,他需要人才,听说岑彭曾护送郡君平安,颇得赞赏,于是就派人征辟。”
“岑彭到了幕府后,与严公相谈甚欢,遂被辟除为纳言大将军护军,秩八百石。”
第五伦顿时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行,岑彭他本来就没指望,那宛城的任光呢?任光过去只是个乡啬夫,总更有希望吧。
“任光也被严公征辟了!如今成了幕府主薄,吾等去晚了一步。”
好家伙,感情严尤到了前队,手边缺吏,就跟人询问第五伦都造访过谁?跟谁打过交道?居然连宛城大豪李通的弟弟李秩,都纳入了幕府做官,还说:“伯鱼的眼光,不会有错。”
严尤这是逮着自己一只羊薅啊!不讲武德,太过分了!
第五伦只能暗恨:“严伯石,枉吾认你为师,欺我太甚!”
好在任光还是讲道德,他虽然在第五伦辟除前被严尤亲自上门征去了,但表示认识一位才干绝伦的同乡勇士,正好也在河北,愿意推荐给第五公,希望弥补他们错毂的遗憾。
第五伦稍稍冷静后,问第五福和门下功曹:“任光推荐了谁?”
“宛人,名叫吴汉,字子颜。”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第五福复述道:“任光说,吴汉做过他手下的亭长,亦是当地豪侠,奇士也,有将军之才,门下宾客犯法,乃亡命至河北,不知所终。”
不知所终的推荐来干嘛?这意思是,自己还得派人满河北去找喽?这不是大海捞针么。
第五伦心里失落,这件事,再说吧。
“对了,刘交呢?他总不会也被严尤征辟走了罢?”
第五伦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人呢,丢了西瓜,能捡个芝麻也不错。
聊起这件事,第五福就又得说了,故作神秘地说道:“宗主,吾等在蔡阳舂陵,没找到刘交。”
“没找到?”
这就奇怪了,刘交刘文叔就算不全郡闻名,在县乡里起码是知名的吧,对了,他还自称有个兄长刘伯升,这总不会找错……
“倒是那位刘伯升有一位三弟,也字文叔,到访后发现,他确实宗主要找的人。”
痛失人才后漫不经心的第五伦对这件事来了兴趣。
“此人告罪说,刘交乃是在常安太学时避讳,不得已才用的化名,一直没机会告知第五公,该死。”
第五伦乐了:“避讳,他难道叫刘莽?”
然后,便只听一个熟悉名字在耳边炸开来,顺带将脑子也炸了。
“刘文叔说,他的真名,叫‘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