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爭執不下相伴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大莫离支府。
渊盖苏文忙碌一天,终于在戌时之前将紧迫之公务处置停当,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内宅。
这两年局势紧迫,若非唐军起兵犯境试图覆亡高句丽,怕是他早已走完最后那一步,登上高句丽至尊无上之王座。
然而时至今日,局势之糜烂已然大大超出他的预料。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爭執不下展示
当年之大隋何等强盛?
隋炀帝雄才伟略、气吞山河,一边在国内发动数百万农夫、靡费无数钱粮开掘大运河沟通南北,一边又连续不断的对周遭游牧民族用兵,连战连捷,确保大隋周围再无可威胁本土之异族。
继而征发百万大军,水陆并举,铺天盖地征伐高句丽,试图将这一块紧邻大隋之土地纳入大隋版图之中,开创前所未有之旷世伟业。
结果却是高句丽坚若磐石,在隋军惊涛骇浪一般的攻势之中巍然不动,连续挫败隋炀帝之野心,甚至间接导致其国内政局动荡、烽烟处处,最终身死江南、帝国覆灭。
如今高句丽经由二十年生聚修养,不仅征募了更多的军队,又修筑了更多的山城,一条条防线从北到南环环相扣,平穰城可谓固若金汤。
盛极一时的大隋尚且未能征服高句丽,立国不过二十载,几乎自废墟之中建立起来的大唐,又岂能完成大隋亦未曾完成的奇迹?
故而开战之初,渊盖苏文趾高气扬,根本不曾将大唐放在眼内。
唐军越是气势汹汹,到了最后便铩羽而归之时,便越是能够彰显他渊盖苏文的倾世才能,皆是以下犯上、逆而篡取,攫取至尊之王位自然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然而开战之后,唐军一路狂飙突进,其攻城掠地之速度着实令人震惊,遍布辽东的山城堡垒在唐军火器面前不堪一击,完全不能阻挡其推进之脚步。待到安市城沦陷,整个辽东再无高句丽一兵一卒一城一地,渊盖苏文才意识到眼下之大唐,较之以往的大隋似乎更为强盛。
尤其是军队之战力,胜过隋军不止一筹。
最为令人恐慌的,乃是即便眼下高句丽已然溃不成军、节节败退,唐军却依旧还有纵横七海水上无地的皇家水师始终未曾投入作战……
一旦水师参战,几乎可以想见那等情况,唐军水陆并举齐头并进,高句丽之倾覆只在旦夕之间。
然而侥幸的是,汉人“内斗”之劣性在这等关头发挥了作用,军中上下居然将覆亡高句丽当作必然之事,唯恐水师参战分润功勋,上下一心的将水师排斥在作战序列之外……
这已然是高句丽最后的机会。
没有水师参战,平穰城就毋须承受舰船火炮之轰击,单只是威力有限的震天雷还无法摧毁平穰城的防御,唐军就只能硬碰硬的打这一仗。唐军固然兵力占优,但这里是平穰城,是高句丽人的主场,熟知地形适应气候,更兼且有保家卫国之锐气,可堪一战。
更何况自己还留有后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振奋一番精神,喝了口茶水,渊盖苏文伸手拽开书案最下面的抽屉,手指刚刚搭上去,便浑身一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抽屉。
原本,那抽屉上夹着的一个暗记,不知何时已然消失无踪……
深吸口气,渊盖苏文站起身,走到窗前将窗子推开,清冷的凉风瞬间吹上脸面,犹若刀割,令他精神瞬间提升之巅峰。
“来人!”
“喏!”
门外的亲兵闻声而入,束手立于门侧。
渊盖苏文道:“即刻去给二郎传令,让其按计划行事,万万不可出现差错!”
“喏!”
亲兵转身离去,掩好房门。
渊盖苏文将窗子关好,重新回到书案后坐下,面色阴沉不定。
固然曾经想过自己一走了之,将其他人留在平穰城中稳定军心,多多抵抗唐军几日,自己则争取南下征调兵马卷土重来,可是最终却放弃了这个想法。
眼下,自己却遭受最为亲近之人的背叛……
权势富贵,的确可以泯灭人性,所谓的亲情在利益面前显得这般浅薄虚无,不值一提。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既然你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也就别怪为父心狠。
*****
平壤城外,中军大帐。
李二陛下居中而坐,李绩、长孙无忌等人分列左右,诸遂良正拿着刚刚送抵的那份密信,与以往长孙冲亲笔书写的信笺仔细甄别,分辨真伪。他不仅书法冠绝当世,辨认笔迹之本事更是一绝,最是能够分辨笔体字迹。
良久,诸遂良才放下两封信笺,抬头道:“此信确实乃长孙大郎亲笔书写,确凿无疑。”
闻言,李二陛下等人都松了口气,神色之间难掩激昂。
按照密信之上所写,渊盖苏文已经密令“王幢军”聚集在平穰城南门,一应粮秣辎重军械马匹都已经准备就绪,只待护卫渊盖苏文弃城而逃,南下前往于百济交界之处,试图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渊盖苏文若是下定决心与平穰城共存亡,定然极大的鼓舞城内军民之军心士气,届时拼死奋战、死战不降,将会对唐军造成极大之伤亡。且平穰城建成之初便极为在意防御工事,高句丽军据城坚守,步步为营,与唐军展开巷战,说不定就能拖上多少天。
可既然渊盖苏文已经预留后路,只待战局不利便抽身而走,没有了他坐镇,平穰城群龙无首,当可一鼓而定。
东征之战,全盘胜利已然唾手可得。
当然,如果这封密信乃是渊盖苏文所伪造,那可就另说了。一旦渊盖苏文营造出即将弃城而逃之假象,诱使唐军全力攻城不留后手,却在某一个关键时刻率军杀出,很有可能对唐军造成极大之伤亡。
李绩依旧表示慎重:“陛下,固然有这封密信,却也不能予以重望,一旦坠入渊贼之陷井,后果不堪设想。”
他总是觉得长孙冲如此轻易的便知渊盖苏文的谋划,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而且一旦掉进陷井,不仅需要承受无数兵卒丧生之损失,更会使得攻陷平穰城之战横生波折,胜利之日遥遥无期。
长孙无忌瞪着李绩,一字字问道:“英国公到底是信不过犬子之能力,亦或是怀疑长孙家之忠诚,认为老夫会在其中包藏祸心,配合渊盖苏文坑害陛下、诸位大将,以及数十万大唐虎贲?”
对于李绩几次三番的怀疑,他已经按耐不住。
攸关长孙冲能够顺利重返长安,也关系着长孙家能否在东征之战中获取首攻,岂容别人这般抵触?
李绩蹙眉,不悦道:“吾只是就事论事,可曾针对赵国公?军国大事,非同儿戏,此战之影响想必赵国公甚为清楚,何需这般行险一搏?只需稳扎稳打,平穰城不可能挡得住。”
他一贯坚持应当稳扎稳打
纵然需要消耗极大之时间、辎重、兵力,可到底稳妥得多,大不了打到明年开春,浿水开化,命水师溯流而上炮轰平穰城,水陆并进,平穰城不还是囊中之物?
根本没必要冒险。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不屑道:“说来说去,不过是忌惮这等大功被犬子所得而已。都说英国公光风霁月、公正无私,可是如此看来,却也是欺世盗名,满肚子的隐私龌蹉!”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李绩眉毛一扬,心中怒火升腾,淡然道:“赵国公说这话合适么?令郎犯下谋逆大罪,本已不忠于大唐,不忠于陛下,攻陷平穰城此等大事岂能寄托于令郎一身?赵国公一心为了绸缪令郎戴罪立功,却毫不将数十万大军之安危放在心上,更未将东征大计放在眼中,自私自利,着实可耻!”
“放屁!”
长孙无忌勃然大怒,正欲拍案而起,李二陛下已经喝叱道:“中军大帐,岂是汝等吵架辱骂之处?身为帝国重臣,这般如泼妇一般喋喋不休,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