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七十四章 喜歡的人是誰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不过什么?”
墨君羽内心焦急,凰久儿却是卖起了关子。
“我不告诉你。”
墨君羽敛下眉目,粉红薄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却携着一丝委屈,“久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凰久儿茫然,无辜的小眼神一眨一眨,“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他这说话的语气怎么越来越跟某个人相像了?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就被她抛之脑后。
墨君羽:“没有,为何不能跟我说,是不是没将我当作朋友。”
凰久儿急忙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说到此,脸色突然绽放出红霞,语气有些生硬不自然,又裹着甜蜜,“我只是想说我有一个更喜欢的人。”
墨君羽虽然没有瞧见她朦胧面纱下的两抹嫣红,但是久儿的语气那是说到自己心上人才有的娇羞,让他呼吸一凝。
“是谁?那个你更喜欢的人是谁?”他迫不及待的问出,但是心中又忐忑听到的不是自己的答案。
“小鱼儿,你干嘛要问这么多?”凰久儿满脸狐疑,小鱼儿那急切的模样是闹哪样?
“是我唐突了,我只是觉得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便可无话不谈,原来是我一厢情愿。”
墨君羽这一招以退为进效果确实好,凰久儿听后心中不免生出丝丝愧疚。
“其实他,你也是见过的。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他是谁?”
“为何?”墨君羽继续坚持问到底。
凰久儿一噎,狐疑的瞧了他好几眼。
总感觉小鱼儿今天对这事特别积极。不过,现在确实还不能说,她跟辰叔叔的赌约还没结束。
她想了想,干脆直接跳到下一个话题。
“好饿啊小鱼儿,什么时候上菜?”
对于凰久儿如此明显的转移话题,墨君羽表示无奈,但也只能宠溺的顺着她。
久儿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又是他也见过的…他仿佛已经猜到了是谁,只不过他更想听到久儿亲口说出来。
不过不急,先将久儿喂饱再说。
酒肉桌上好谈判,发生点什么也未可知啊。
尚品居上菜的速度跟它菜的质量都是非常值得夸赞的。凰久儿心里美滋滋的给它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人家酒楼的主子就坐到她对面,能不快吗?
宁愿让客人等着,也不能耽误主子泡妞,这是墨封给自己定下的又一座右铭。
想想迄今为止,他累下的座右铭沒有上百条 也有上千条了。小本本上都快挤不下了。
凰久儿看到吃的,就像老鼠看见大米。两眼放光,那样子好像从没有见过吃的一样,着实又把墨君羽心疼了一回。
当她将面纱取下来的时候,心疼的心又染上了一丝悸动,楚楚欲动。
他不停的给她加菜,还顺势给她倒了杯酒……
凰久儿吃的津津有味,两颊塞得鼓鼓的,像可爱的小仓鼠进食。粉嫩的唇瓣慢慢咀嚼,微微嘟起,看的人胃口大开,真想上去咬一口。
她吃的认真,也没注意到墨君羽给她倒的是酒。抓起杯子就是一饮而尽,喝到嘴里,才发现是酒,一口喷出。
幸好她及时的侧开了头,才没有喷对面男人一脸。她撇着眉宇,苦着脸,“这是酒啊。”
墨君羽眉宇微挑,语气无辜,“对啊,有什么问题?”
有,大大的有!凰久儿差点就要跳起来,拍着桌子大声的说有问题。但还是矜持的保持住了她淑女的形象。
她将杯子推远了些距离,“我不能喝酒。”
“为何?”
凰久儿瞧了一眼他看不出神情的面具,心说,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老是问她为何。看不出来她还是个未成年,不宜饮酒啊。
她语重心长的说:“喝酒伤身,我现在还在长身体,不可喝酒。”
墨君羽打量了她一眼,意有所指的说:“确实还在长。”
凰久儿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另一个意思,只以为他懂了她的意思,欣慰的点头。
可是,下一秒,墨君羽又继续说:“偶尔小酌一杯,也是有益。”
凰久儿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
辰叔叔还在呢,借给她一百个胆她也不敢。
权谋之妃手遮天 落雪潇湘
况且自己每次跟他喝酒,最后都会跑到墨君羽那里去。这次要是也这样,那就彻底凉凉,只能跟他说拜拜了。
凰久儿坚持不喝,墨君羽也不想逼迫她。
虽然他确实是想趁久儿醉酒,套出她心里的话,但逼迫她,他还是做不到。
一顿饭接近尾声,墨君羽便要求送她回去,凰久儿觉得可,也就答应了。
出了包间便听得楼下有人喧闹。
首先听到的是稍清亮的嗓音,“你们家墨公子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接着便是墨封的声音,“都跟你说了,我们公子不在这。”
那声音有些恼怒,“胡说!明明有人说他来了尚品居酒楼。”
凰久儿一听那人说墨君羽来了尚品居酒楼,惊的智商都丢了。
她急的眼神不停左右乱瞟,瞅见旁边一扇窗户,跑过去就准备跳窗而逃。
墨君羽拉着她,不明白她这又是闹哪出。“久儿,好好的路你不走,干嘛跳窗户?”
凰久儿急的不想跟他解释,也不管他拉着自己的胳膊,就准备这样跳下去。
墨君羽没法,长臂一伸,将她捞了下来。
突然落入他怀抱的凰久儿一愣,心头漾起一丝熟悉感,似乎还有熟悉的香味,似有若无的闯进她鼻尖。
她狐疑的转过头,微扬起雪白的天鹅颈,眼神对上的正好是他刀削般冷俊的薄唇。粉粉的,跟某个人的一样。
她心头微动,伸出手,想要揭掉他脸上的银狐面具,看看隐藏下的是怎样一张脸。或者说……
可是,恰巧此时……
楼下喧闹的那人,蹭蹭蹭的跑上楼。鞋底敲击楼梯木板的声音,紧凑又有规律,显然这个人是小跑着上楼。
果然,没多久一身红衣的冷璃上了楼,看见紧拥着的二人,狐狸眼一挑,风情万种,“呦呵,够刺激的嘛,居然有人比我还会玩。”
紧跟他其后的另一个声音,也停止了敲击。
墨封气踹呼呼的跟着冷璃跑上楼,没成想居然会遇到他家公子,还跟人搂搂抱抱在一起,这突然的刺激险些让他心脏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