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丟失的紅鞋-第五百二十六章 莊園裏的槍聲(求訂閱)展示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第五百二十六章
带话。
威廉是没有资格谈事的。
他只是作为老保时捷族长的一个传声筒而已。
“都到了这种程度吗?”
“是的。”威廉很严肃地说:“祖父怀疑政府正在对我们进行监听……”
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堆德国政府的坏话。
保时捷家族私有化大众把德国政府恶心坏了,可反过来看,保时捷家族视阻止私有化大众的德国政府为大敌!
监听?
还真的有可能。
千万不要高估政府的节操。
美利坚有‘棱镜’,德国就没有计划?
要知道,在苏美争霸时期,东西两德分裂之时,柏林可是被称作间谍之城。
柏林墙被推倒之后。
那堆数量恐怖的间谍和特务组织去哪了?
“好吧,你祖父有什么话要带给我的?”
威廉迟疑了一下。
“……”
……
唔,吴奇很纠结。
吴奇也能判断出老保时捷有些后悔招惹默克尔了……
这个女人很厉害!
本就有些偏向欧盟的保时捷家族,被默克尔在国内压制的死死的。
其实,大众对国内依赖没有想得那么严重。
大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成了一家跨国大企业了。
欧洲市场早就饱和了!
各种零配件也开始了全球化供应体系……
一辆号称国产的大众车,只有百分之八的零件,是在德国本土生产的。
就连组装,都在东欧!
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老保时捷才敢大胆放手,企图让家族全资私有化大众……
因为在老保时捷看来,丢失德国市场又如何?
要知道,在争夺大众控制权的过程中,德国政府可是一直偏帮上一任董事会。
一开始,他们关系就不好!
是因为关系不好才要私有化?还是因为私有化才关系恶化?
这已经不是一个能追究清楚的问题了……
欲望、私仇、担忧!
各种复杂的情绪纠缠在一起。
老保时捷何尝又不是怕自己挂掉之后,斗不过德国政府的后代又丢掉大众呢?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你说什么?”
母亲端着果汁问道。
“啊,没什么!”吴奇回过神来,发现母亲进来:“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等一两天吧,你妹妹刚放假,想要游玩一下!”
咚!
母亲话语刚落,屋外响起枪响。
吴奇熟练地拉着母亲的手臂,躲在了沙发的射击死角位置,动作熟练得有人让人心疼。
不说话……
这时候决不能暴露位置!
其实,根据安保公司的解释,有一种红外线探测装置,一眼就能看出屋内人的位置来。
不过吴奇相信,以自己的安保水准,对方不能突得那么近!
两分钟后。
急匆匆地胡虎推门而入。
“老板是误报。”
“误报?”
吴奇按了一下纽扣。
这颗不起眼的纽扣,其实是一个报警器。
吴奇的每个衣服都有这样的改装。
甚至,只要吴奇这边按下报警,另一端输入控制权限的密码,可以随时定位吴奇的位置。
嗯,为了防止被绑架!
对于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他怎么重视都不过分……
“刚才是您妹妹在开枪!”
“苹苹?”
“是的。”
胡虎有些无奈点头。
母亲端着的果汁全都洒了,听到是女儿闹出的动静,眉头一皱道:“她现在去哪了?”
三分钟后。
苹苹正扛着一杆华丽的双杆猎枪,手里倒提着一只正在滴血的‘野鸭子’。
要是穿上工装背带裤,又带着圆顶的中山帽,穿着鹿皮的长筒靴的话,那就活脱脱一个小猎手!
年近六十的庄园管家,正神色慌乱地跟在身后。
就连自己头顶的假发翘起来了都没发现。
“站住!”
老妈脸色一板。
苹苹的心头一慌,把鸭子递过去道:“妈,这是晚餐。”
“说,枪是哪来的?”
父亲和吴奇也过来‘三堂会审’了。
苹苹嘟着嘴说:“我找到的。”
“在哪找到了?”
父亲拿过了这杆猎枪。
这是一支老式的双筒猎枪,枪托用的是上等的樱桃木,上面还雕琢着复杂精美的纹路,枪体两侧还装饰着精美金银。
就这样一杆华丽的‘古董’!
刚刚结束了一只‘鸭子’性命!
“是天鹅,先生,庄园里的工人们发现,有人在湖边猎杀了天鹅,所以我才赶了过去的……”
管家掏出白手绢擦着汗说。
“这杆枪是怎么回事?”
“这是庄园壁炉上的装饰枪,一把1732年产的古董枪,使用过他的贵族有……”
巴拉巴拉说了几个名字,吴奇是一个都没听过。
但是挂着公爵、侯爵的名字。
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之后,被暴动的市民抢走了,并且参加攻打了巴士底狱……
再之后,市民被镇压了之后。
这把装饰华丽的古董猎枪辗转多次,成了拿破仑麾下的军官贵族的收藏。
再之后,这种新贵族破落。
庄园前任主人罗斯查尔德家族就是靠着赌滑铁卢战役拿破仑输了起家的……
所以后辈们也收藏了这杆猎枪。
等吴奇购买拉菲庄园的时候,这把猎枪作为壁炉的装饰,罗斯查尔德家族也就没拆。
毕竟,不能破坏了整体装修。
他们也不再记得这件古董的意义了,只把它当做了一个古董装饰品。
“三百年前的东西啊?”
老爹听得眼睛都要冒星星了。
“还真是传奇啊!”
“是不是假的?”吴奇有些怀疑。
“这都是考证过的。”老管家擦着汗说:“罗斯查尔德家族当年如日中天,没人敢对他们的调查说不……”
还真是吃饱了没事干!
吴奇暗暗吐槽。
“值多少钱?”
“大概几十万英镑。”老管家也不能确定:“这要看收藏家的喜好。”
如果能遇上罗斯柴尔德这样的看重历史意义的,说不定就是多花个几百万英镑也要拿下……
老妈也开始训斥女儿。
管家手里倒提着正在滴血的天鹅,一脸心有戚戚的模样问吴奇道:“先生,要当晚餐吗?”
“这?”
吴奇看了一眼,打得血肉模糊。
“你是用什么打的?应该没有子弹吧?”
被老妈训斥的蔫了吧唧的苹苹,立刻满血复活的抬头得意洋洋地说:“火药是我拆了庄园里烟花自制的,里面装的是一些小钉子……”
土铳?
吴奇脑中立个冒出了一幅奇怪画面。
辣妻来袭:金主大人太抠门
妹妹穿着晚清时期的衣服,左手拿土铳右手拿着梭镖,在葱葱的密林中呼啸而过……
“这两百多年都没有见血的东西,没想到今天被一只天鹅开封了?”
……
……
PS:感谢龙子羽的打赏
看广告的算有价币,也是算进订阅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