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起點-第六百三三節:有些承諾(一)分享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在路上的时候,马林已经帮老哈格尔贝里想好了至少两百种死法,但是到了这个老家伙的大宅子,才发现事实和马林想的有偏差——好家伙,北方王国有头有脸的公爵全都到齐了,有实力的伯爵也有不少,上百号人跟在老哈格尔贝里身后出来欢迎马林到来。
这下子,马林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只能苦笑着走上前与这只老狐狸握手:“你这鱼钩不错,都把我钓上岸了。”
“我想,如果让你过来和我们开一个会,你是肯定不过来的。”老哈格尔贝里脸上带着笑容,递出手与马林亲切握手。
肯定的啊,以马林的脾气,怎么可能会跟这些家伙开什么座谈会——他一个南方公爵与亲王,为什么要跟这些北方佬不清不楚啊。
不过还是那句话说得好,来都来了,马林也能静下心听听贵族们想说什么。
开口的不是公爵们,这些平均年纪低于老哈格尔贝里至少两三轮的中年人将说话的机会交给了他们的哈格尔贝里叔叔,而这个老头提到的不也是什么大麻烦。
他们只是想从马林这儿知道,北方主义到底是不是准备和贵族还有王室开战。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担心的不得了。
马林有一千万个糟想吐,你们到底是什么脑子:“您和各位公爵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
“您和北方主义的各位相熟啊,马林阁下。”一位公爵说了一句话,然后被他的朋友一把捂住了嘴。
随身空间:农女世子妃
马林摇了摇头,这个年轻公爵看起来还太过天真:“如果我与北方主义的各位相熟,各位觉得我会和你们说出我朋友的想法吗,说起来,你们和他们并算不上是朋友吧。”
说到这里,马林翘起了腿,一边抚摸着有些不安的露露递过来的手,一边看着在场的各位:“你们也应该知道,门德尔是北方主义的创始人,他的死让北方主义的成员们非常愤怒,我甚至一度以为是你们杀了他。”
“怎么可能是我们,年轻人之一也许会有一些不懂事的,但是对于我们这老一辈人来说,北方主义并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与对手,我们人类的对手,只有混沌而已,只要他们还是人,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年轻人去和他们开战的,这不符合人类的利益啊,马林阁下。”老哈格尔贝里所说的话说进了马林的心坎里。
“我当然不是没有怀疑过你们,但是哈格尔贝里爷爷,你说的没有错,我很快就觉得,只要你们这一代人还在管事,你们和北方主义就不可能发生冲突,而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新的突破,有证据证明是有人雇佣黑暗同业公会去杀死了对方,我们还在追索那个买凶者,但是目前可以肯定不是王室。”说到这里,马林看向这些公爵与他们的党羽们:“各位,听听老哈格尔贝里所说的话吧,北方主义和你们并不是敌人,所以不用担心来自他们的利剑,至少在门德尔的死因被完整调查完毕之前,你们之间不会发生战争。”
说到这里,马林举起手示意各位公爵与伯爵停下了他们的窃窃私语。
“我可以为北方主义背书,因为我相信在他们的眼里,你们也不会是人类最大的敌人,所以只要混沌在一天,只要你们不挑起内战,你们就不会成为敌人。”
“马林阁下,看起来您更愿意与北方主义做朋友。”有一位年长的公爵看着马林说道,他的话中意有所指,对此马林微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可以说。”
马林的回答非常简短,但在贵族们看来,这简直是再离经叛道不过的发言。
但是马林是马林,是一位传奇法师,也是一位传奇灵能者,贵族们不能,也不敢群起攻之。
他们只能看着哈格尔贝里,而这个老人看向了马林:“马林啊,你为什么宁愿与北方主义的那些理想者做朋友,也不愿意与我们这样的贵族做朋友呢。”
“因为他们的梦太美好了,老哈格尔贝里,你知道吗,这些年里,我见过太多从你们北方王国逃难到卡特堡的家庭,他们拖家带口,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来到南方,我见过你们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曾见过来的苦难,我可以相信你,因为我在你给我的那个镇子里看到了还能带着笑容的镇民,他们虽然吃不饱,但还能有活下去的信心,你开放你的猎场让市民们好猎取食物来喂饱他们的全家,没有幼崽徘徊的饿死的边缘,也没有举家面对绝望的悲苦。”
看着老哈格尔贝里,马林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贵族们:“各位呢,请扪心自问,你们对于你们领民真的有如此的仁慈吗。”
没有人能够回答马林的问题,马林摇了摇头:“我是丰收女神的主祭,在我的生活里,这座城市有太多的苦难,而北方主义立誓着想要挽救这一切。你们觉得,我到底会和谁做朋友呢。”
马林的话语里充满了愤怒。
被他出言讽刺的贵族们都沉默了下来——换任何一个北方主义的成员,他们都会与其争论不休。
但是面对马林,他们无话可说,只能以沉默以应对。
马林满意于击碎了这些贵族的心理防线,这才开始话题一转:“当然,我也知道,你们将这些家族卖给我,也是给他们发放了路费的,虽然钱少了一些,但至少你们没有不管不顾,在他们已经变成了我的资产之后,你们还能够如此照顾他们,我没有理由抱怨什么,我也知道你的情况不好,一边是前两年开始的饥荒,一边是混沌的入侵与东部的情况,你们挑选的那些家庭也是相对完整的家庭,家中的父亲那怕因伤致残,但至少家中的孩子们也跟着南下,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马林的这句话一出来,人精如哈格尔贝里当然明白马林的意思,他立即接上了话题,着重提到了最近几年北方王国面对的困难。
而那些老一辈的公爵们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过来,于是花花轿子众人抬,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
“马林阁下,北方主义真的认为我们不是凶手吗。”这时,有一位伯爵开了口。
马林注意到了他脸上的汗水,作为一个被挑选出来的年轻人,他的压力肯定很大,马林特意给他分了一支烟,安慰了他之后这才肯定的点头:“是的,我与他们谈过,在分析了刺杀门德尔的所有可能性,与获得曼海姆陛下的再三肯定回答之后,我告诉他们,不可能是王室对门德尔的定点清除,而且我觉得你们也不可能,哪怕不算公正之主,刺杀门德尔阁下,也必将受到教会,我,还有北方主义三方的一致憎恨。”
也许你们会知道北方主义评议会成员的名字,也许不知道,不过马林是肯定不会提到还在世的各位领袖的名字。
老哈格尔贝里在这个时候也提到了他与门德尔的友谊,这让马林都有一些小惊讶,不过在听说是他拆散了门德尔与他的一个女儿的姻缘之后,马林又觉得这太正常不过了——以哈格尔贝里家族的底蕴,肯定是知道战神教会的那点‘麻烦’的,所以他宁愿举家信冬狼女士与公正之主,也不想跟战神教会的人攀上关系。
老哈格尔贝里的自爆让那些在辈份上低他一等的‘年轻’公爵们都笑了起来。
就连和他相同年纪的老一辈,也是带着缅怀的神色。
“无论如何,我再不喜欢门德尔这个年轻人,我也不可能去杀了他,因为我知道他和马林的关系,我可不想让我的孙女婿因此而憎恨上我这个老东西,更不愿意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而让我的孙女受到伤害,所以我是最不可能下手的人。”哈格尔贝里说完看向马林:“马林,你相信我吗。”
“说实话,我找不到不相信你的理由。”马林笑着摇了摇头。
他明白这只老狐狸是想让马林与贵族之间再无芥蒂,毕竟门德尔和马林的友好关系路人皆知。
“我愿意让马林阁下对我进行关于门德尔的侦测谎言。”这时,坐在角落里,年纪最长的一位老公爵开了口。
有他带头,所有公爵都站了出来,他们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让马林对自己的判断更加肯定——在马林的眼里,说谎者已经非常难以用演技来证明他自己了,而现在这些公爵无论实力如何,都与马林有些距离。
这让马林更加确信他们的清白。
于是一挥手:“我认可你们的心情,但我觉得这一切没有必要,因为你们的确没有理由杀死门德尔,我也感觉不到你们之中有人会撒谎,考虑到你们是你们家族的一家之主,我觉得你们家族之中也没有人敢绕过你们去刺杀一个教会的助祭。”
有了马林的这句话,贵族们的表情都轻松了许多——毕竟大家都是要面子的,哪怕马林的身份与实力在这里,但是在身后的伯爵们的注视下接受侦测谎言的调查,也是一件非常丢面子的事情。
马林能够拒绝,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这代表着法罗尔的亲王陛下与希德尼的卡特堡公爵付出了他的信任,这是极大的荣耀。
一些在军队里服役的公爵与伯爵干脆地行了军礼。
“这里不是军队,不用如此,我相信你们是因为经历了这么久之后,你们的家族依然愿意战在对抗毁灭的最前线,我为什么要让我的集团帮助你们,就是因为你们的勇气与毅力感动了我,我可以发誓,无论如何,如果有一天混沌不见,如果有一天因为理念不同,你们与北方主义最终兵戎相见,我会两不相帮,我也不会加入北方主义。”
“那太好了,我非常多的贵族都害怕你这个孩子成为北方主义的一面永不磨灭的旗帜。”老哈格尔贝里感慨地说道。
对于他的感慨,马林笑着点了点头:“我也要把丑话说在前面,我两不相帮的前提是你们双方谈判无果之后选择内战,如果你们之中有谁选择偷袭而将整个国度卷入战火,那我就会站到他的敌人那一边,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这不是威胁,而是会切实发生的事实。”
面对马林的威胁,贵族们纷纷表示他们绝对不会偷袭与暗杀北方主义的成员,哪怕双方理念不同,他们也不会行如此下作手段。
有了他们的保证,马林微笑着与各位公爵一一道别,还和那个带着使命与勇气的伯爵打了一声招呼,这才在老哈格尔贝里的欢送下离开。
“你能这么说太好了。”老哈格尔贝里在大门外对马林这么说道:“说真的,孩子,我真的非常害怕你站在北方主义的阵营中,他们……他们的一些信念太过偏激,我们贵族的存在与所作所为的确令他们感觉不齿,我也承认有些贵族的确活得不像一个人,但是马林,我的孩子啊,你也应该明白,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对吧。”
“是的,老哈格尔贝里,你没有说错。”马林微笑着给这个老人递烟,却收到了他戒烟的回答。
“我老了,身体大不如前了,我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我想活得久一些,好看到你与露露的孩子出世,马林啊,如果你与露露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儿,能够让她过继给我们哈格尔贝里,让她成为下一代的女公爵,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让那些想入非非之人染指与她,哈格尔贝里家族已经有过四位女公爵,不在乎多上一位。”老哈格尔贝里微笑着说道。
“你怎么保证啊,老家伙,你都快一百岁了。”马林笑着反问道。
面对马林的提问,这只老狐狸笑得有些狡猾:“我也许活不到那一天,但是作为女公爵的父亲,你肯定没有问题啊。”
面对这个老人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马林突然地有些心塞。
你这个老东西,你又不知道我面对的是何等绝境,你以为我能活得比你长久?
你睡醒了吗?
马林真的想问出这句话。
帝國 娛樂
但是,看着他期待的眼神,看着露露不安的注视,最终马林还是笑着伸出手搂住了露露的腰:“一言为定,如果是女儿,她就姓哈格尔贝里。”
有些美梦,还是不要打破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