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起點-第六百一十二章 巫師的目的(一)相伴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乔伊很快在夜幕中失去了踪影。尤利尔抬头望着天色,眼下黄昏已然结束,夜色浓重深沉,大地传来的震动像是雷霆轰鸣,连地乌龟也没这么大声势。导师不擅长故弄玄虚,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地下室的初源等来了救兵。而乔伊放走阿内丝就是要她向结社求救。
无上主宰
但他看得出来,事到如今,银歌骑士们或许不是为了将初源一网打尽。波加特看守着杜伊琳,雷戈负责保护苍之圣女,这两者的性质截然不同。我毫无忠诚。他低下头,视线停留在施蒂克斯前后贯通的致命伤口上。难道这就是解释?
树叶沙沙,自然精灵德洛蜷缩在枯枝淤泥里,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在妥善处置她前,尤利尔无法放开手脚去弄清真相。或许这就是导师的目的,他用各种事物牵绊住每个人。
“你在莫尔图斯见到过同族吗?”学徒问她。
“同族?不会是奴隶罢。”大概是主人的先例在前,德洛不再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无畏。“自然精灵可没有。这里离森林太远了。”
“你该仔细找找。”
“找他们有什么用?没人会来救我。我是自愿逃离微光森林的。”
“抱歉。但为什么?”你也受到了****?
“森林种族不欢迎初源,大家向来如此。”她宽容地笑笑,“我本打算穿越奥雷尼亚,到南边的阿兰沃去。”却在半路成了自由人的奴隶。“听说结社来者不拒,没想到奴隶交易所也一样。总之,我找到了落脚之处。你要放我回家去么?”
“你说你信仰盖亚。”
“没办法,许多客人偏爱异教徒。我还会背女神的赞美诗呢,都是施蒂克斯教的。”她挑起眉,“生活所迫啊,修士大人。那杂种不也一样?他原来还相信自由人的永生教义。毕竟当时大多数人都认为死后的灵魂会有轮回,宣扬一切痛苦都是幻觉。现在我宁愿信盖亚,祂的仁慈能救我,幻觉和轮回可不能。”
“当心舌头。”尤利尔警告。
“好吧,那你要为我的虔诚悔改而饶我一命么,修士?”
“结果大概如此。”
“你真好心,年轻的修士。”德洛摸摸脸颊,“你从他手中救了我一命。”不用说,“他”指的是乔伊。“否则我还以为圣堂里都是些痛改前非的匪徒呢。你一定是盖亚派来拯救我的诺恩。”
“相信我,女士,我为信仰杀过更多人。”尤利尔回答,“且我也无意替女神作决定。乔伊不会杀你。”
“你要学他的样?”
学徒与她视线相接。“不,只是不想改变。这是他的梦,不是我的。我已经明白了。”
“我猜我最好别好奇你的话。永别了,修士大人,对别人我会承诺实惠的东西,不过对你例外。我会让自己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看在盖亚的份上。”
他目送德洛跛着脚逃走。
……
雷戈不安地四处打量。他们脚下不住摇晃,穹顶歪歪斜斜,圣像旁的鲜花散落一地,泡在气味刺鼻的污水里。我不该带人来这里。他想起那传教士的好处来。要是尤利尔没跟着乔伊离开,他就能把苍之圣女交给对方看管。
礼堂充斥灰尘,颗粒连成烟雾。雷戈不敢往地下去,只好上楼寻找波加特和杜伊琳。老骑士不像队长,对雷戈的秘密毫无所知,能让他顺利脱身。
“我们干嘛不待在花园?”苍之圣女说,“连蚂蚱都知道,地震时别藏在泥洞里。”
好想法。为什么不呢?“斯特林大人需要帮助。”或许压根就是他制造出的动静。本来雷戈以为伯纳尔德·斯特林的实验与精灵圣女相关,没想到他的合作者是使节团的护卫队长。乔伊要雷戈看守苍之圣女,完全限制了他打探情况的机会。狡猾的点子。如今雷戈只能判断地下室出了问题。他从礼堂向外望,长廊空无一人,尽头的楼梯在接二连三的负荷中变得残破。这一天真是没完没了。
“你们有三个人,没错吧?”
“原本有四个。要是我们更小心的话。请安静,大人。”
“我可以试试。”
雷戈更坚定了摆脱她的决心。这女人不想逃走,毕竟她无处可去,她唯一的乐趣就是专门在关键时刻给人找麻烦,好像这样能显示存在感。有时候,她简直比那傲慢的女信使更惹人厌。雷戈的许多同僚对美丽的女性存有容忍,可他本人对非人种族毫无兴趣,更别提一个流放的异族罪犯了。森林种族涉嫌谋害皇帝,应该砍下她的脑袋才对。
他正考虑用什么借口摆脱这个负累,转眼就在螺旋门看到一个人影。这是个阿兰沃精灵,先前雷戈亲手将他和另一个家伙拖到地下室。“上楼去。”雷戈对他守卫的目标说,“去找波加特和佐曼。”
“那是谁?”森林圣女也看见了。
“逃走的俘虏。”
雷戈借助地形遮挡,抢先朝那家伙挥出一剑。锋刃即将临身,对方才惊慌地抬起头,试图拿棍子抵挡。无奈之举。他恐怕没捡到别的东西。
钢铁劈开木头,眨眼间血光迸溅。对方发出一声哀号,转身便逃。雷戈立即追下去,跨越不知多少级阶梯。
他几乎要追上了,可惜破损的台阶拖了后腿。经过一处紧张的岔路,那家伙不见了。雷戈瞥见墙壁上的烛台,意识到他们已追入了地下。他放慢脚步,警惕可能出现的偷袭。魔力引起神秘,无声地攀附在细长的剑刃上。
『雷戈』有人说。
他自然地转过身,却没看到任何人。石梯盘旋上升,一道道刮痕遍布墙壁,扶手断成几节。阳光和阴影的界限落在他头顶的石砖间。“谁?”
“谁?”声音从前传来。雷戈赶紧扭过头,脊椎几乎发出响动。但还是没人。他狐疑地打算拿剑向前试探,声音又出现了。“你说那三只夜莺?他们可不是你的同伴。”
来自地下室的动静。雷戈松了口气。
“……只有死灵法师能挽回。”伯纳尔德·斯特林冷淡地说,“有什么难猜的?上一个话多的猎物死在陷阱里,蠢货。你想要答案,我让你亲眼见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下地狱去!黑巫师。”某个陌生的嗓音。但如果雷戈没猜错,这该是两个俘虏之一。他和同伴挣脱了枷锁,为求生而反抗。
猛烈的震动几乎推倒他,雷戈抓住石阶边最后一截扶手。他好容易稳住脚下,不禁升起一丝退缩。初源和一般神秘生物不同,他们得天独厚,刚转职就能媲美银歌骑士团的正式成员……可依然不成气候。乔伊和杜伊琳能战胜他们,我也能做到。银歌骑士不畏惧任何人。
但他一直在原地,等到自己找回重心。不知过了多久,地震中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响亮的玻璃粉碎声,雷戈可以想象地下室的天窗在重击下塌陷,碎片洒了一桌子。最好把那些容器也打碎。雷戈对巫师没有恶感,但他每每想到水妖精身体中的蓝色液体从细圆的管道流淌出来,就觉得一阵反胃。
“又一个?徒劳的挣扎。”斯特林不屑地评论,“你们这么喜欢我的案板?”
“不是一个。”这回是个女声,“阿内丝通知了所有人。看来堡城的教训没让你们长记性。”
“奥雷尼亚可不是阿兰沃。”斯特林指出,“在我们这儿,擅闯民宅是会受惩罚的。谋杀和袭击贵族也是。”
要是雷戈不知道他曾命令乔伊和杜伊琳替他抓捕初源,这话听来似乎没问题。
“你的惩罚是亵渎尸体?”
“尸体就是尸体,又不是没**的修女。亵渎?你的通用语和那杂种一样糟糕……”一阵停顿。“真是活见鬼,我关心野蛮人的废话干什么?算了,反正脖子以上都没用。”
“我简直想象不到。”女人的口吻有种不能理解的迷惑,“你要研究我们的天赋?还是身体结构?怎么会有人对尸体感兴趣……诸神在上!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个死灵法师。”
“我当然会告诉你。死灵法师是我见过最低级、最原始的职业,他们对尸体的利用和秃鹫差不多。”巫师冷漠地回答,“我只是需要观察对象。私自闯进来的夜莺会被吊死,那样太浪费。”
观察对象。雷戈屏住呼吸,竭力捕捉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单词。
对方不信。“是吗?如果这些人上门找你做买卖,你放他们完好无损地下班么?我了解你这类贵族老爷,你们永远不亏本。”
“不是什么垃圾都有观察的价值,女人。大多数初源是一次性品。你们的火种很不稳定,神秘虽源自天生,但往往浪费天赋。我问你,你系统地学习过神秘学么?”
“初源的知识是诸神的恩赐。我们不像你。”但巫师的态度让她很惊奇,“你想雇佣我们?”
“雇佣或胁迫,取决于你们。在奥雷尼亚,我有权力这么做。”伯纳尔德·斯特林傲慢地说,“但何必这样呢?这项实验的成果超乎想象。地位和财富有如滤纸上的残渣……一旦获得成功,它将会是诺克斯最伟大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