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明末黑太子》-第894章:城下表演推薦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朱集璜虽然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但由于“劳累过度”,加之两旁的都是膀大腰圆的军汉,在跪地的情况下,被人按住两个肩膀,根本就动弹不得。
喂药的内侍也是孔武有力的家伙,就跟喂鸭子似的,一人负责掐住猎物的两腮,撬开嘴巴,另外一人顺势将吹管插进嘴里,在上端灌入药粒。
然后猛地一吹,不等对方咳嗽出来,便马上往里灌水,任凭过后对方如何干咳都无济于事,更何况内侍根本就不给这些贼子干咳的机会。
大功告成之后便立刻用一块布堵住贼子的嘴巴,让其无法吸气用力咳嗽,以便药粒快速发挥应有的作用,好讨圣上欢心……
朱集璜现在才开始后悔,己方委实低估了这昏君的手段,亦没猜透崇祯的心思,故而才会遭此毒手,此番大大地失算了。
自己这新明首辅怕是再也当不成了,中兴大明的梦想也要破灭了,身边的一干人等的命运亦会与自己相近。
不过君君崇祯的诡计断然不会得逞,江南士子何止千百,崇祯更无法堵住天下读书人的嘴,必被读书人口诛笔伐,被后世所唾弃。
自己等人不会白白牺牲,哪怕作为激励士林、警示后人的案例也好,若是堪比“竹林七贤”就更好了……
等时间差不多了,军汉们便奉命松手,让这些贼子可以自行活动了。
换作寻常人,早就被冻得僵硬了,好在朱集璜等人业已服药,这会儿药效已然开始稍稍起效。
故而这十二个人并不感到刺骨的寒冷,反倒是自内而外,在逐步散发着热量,更是有了少许出汗的情况。
“崇祯……你这……无道……昏君!大明……必亡……于……你手!”
朱集璜说话有气无力,站立不稳,还在不住地咳嗽,貌似陡然苍老了十余岁。
“朕是无道昏君!尔等是忠良!抗税之忠良!勾结奸商之忠良!对抗朝廷之忠良!企图废黜朕皇位之忠良!真乃一群‘好忠良’也!”
崇祯就等着看这群贼子一会儿出窘态,根本不可能走,听了朱集璜的这番诅咒,便反唇相讥起来。
自己与其同样都姓朱,怎么还能反老朱家的皇帝呢?
同姓反同姓……
这是何等的愚蠢啊???
你若不姓朱倒还好,姓朱却如此行事,便是非要来个“同根相煎”了!
崇祯最为痛恨老朱家出叛徒这种事,偏偏还真让其赶上了,移驾南都都没躲开!
既然如此,就来个杀一儆百!
非常时期,对非常之人,行非常之手段,乃非常必要也!
在看过了一麻袋的锦囊妙计之后,崇祯也吸取了往昔的教训。
对这些人并没有采取杖毙、磔示、发配等刑罚,就是要活活折磨此等贼子。
让贼子们生不如死,苦不堪言,只有如此,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尔等不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么?
朕便让尔等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看尔等如何应对!
药效彻底发作之后,服药之人皆面红耳赤,丝毫不感觉寒风凛冽了。
反而觉得微风拂面,异常舒坦,而且像之前一样,开始上下其手了。
这还不够,自娱自乐是远远满足不了这些人的,必须众乐乐才行……
由于没了兵士们的限制,这些“忠良”便在皇城根地下偌大的一片空地上,开始了一场全新的表演。
内容堪称空前,绝不绝后,那就要看后来者是否会超越眼下的这些表演者了,反正城头上的文臣武将都看呆了。
远处的士子、商贾、百姓也是好奇万分,倒底是何种药物能够产生如此效果啊,若是有的卖,众人也想买粒尝尝鲜……
激烈!刺激!
超乎想象!
无以言表!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原本以为这些饱学之士只是擅长诗词歌赋,撰写文章。
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手,真乃深藏不露,一鸣惊人啊!
看得众人称赞不已,无不佩服!
次辅高弘图都一把年纪了,仍旧看得津津有味,边看边冷笑,这下以复社为首的团伙算是彻底完了。
钱谦益等在朝的东林骨干被捕或致仕,便意味着东林盛世不在。而复社实力仅次于东林,这下也被皇帝给弄倒了。
而几社分为两派,以徐孚远为首的忠良前番已然表示不再掺和朝廷之事,而彭宾则投靠了朝廷。
复仇穿越记 然小澡
浙傥的处境并不比几社好多少,随着前太常寺少卿蔡奕琛入狱,其余人等皆已变成了惊弓之鸟,唯恐被朝廷逮住把柄。
当然,眼下仅仅是双方的初次较量,凭此便认为皇帝稳操胜券便为时过早了,这也就是在南都一地而已。
至于扬州、苏州、杭州三城的情况尚不得而知,范围更广的江南一带,只恐反对朝廷的士子与商贾比忠于皇帝的人马还要多数倍。
往后该当如何,高弘图有些伤脑筋,暂时也想不出甚子良策,不过人都活在当下,先看过此番的热闹再说吧……
首辅瞿式耜则在痛心前大学士文震孟之子文秉也在城下,正疯狂无比,与同伴们玩得不亦乐乎,文家经此事算是彻底衰落了。
此番过后,纵使文秉能活下来,身子恐怕也会大不如前,不天天用药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瞿式耜已然看出端倪了,此药即便不如毒药那般狠辣,可也差不了多少。
至少会让人短时间内丧失理智,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远胜过同类药物。
这种药似乎更适合在花船上服用,而非这里,但皇帝执意如此,众人也不会规劝。
下面的这些人就是要将朝廷的班子取而代之,还要废了皇帝和太子,这还得了?
皇帝乃天子,太子更是国本!
皇帝与太子都要被废……
瞿式耜真是觉得朱集璜等人是疯了,相比之下,万历时期的那些次加起来也不过是小打小闹。
此举简直就跟直接推番大明仅有一步之遥了,若是让朱集璜等人得逞,所能产生的后果,瞿式耜都不敢往下想了。
瞿式耜想做大明的忠良,必要时刻,为大明尽忠更是责无旁贷,根本不需要任何条件,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若是清军南下,江南如天书那般出此状况或许情有可原。
然而清军都被太子率王师击退了,江南士子竟然还敢作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瞿式耜见状便有些失望、后悔、焦虑、彷徨,不知道未来皇帝与士林是否会走到势不两立的地步。
作为忠良,笃信一条真理,便是“宁让自家亡、不能使国破”!
万事靠后,忠君为先!
崇祯或许之前的所作所为达不到明君的标准,但好在移驾南都之后,及时自省,加之有太子提醒,比在北都时好了不少,也懂得体恤农户,减少农税了。
可以预见,北方有太子负责,南方由皇帝坐镇,大明正在逐步转好,五年至十年内必大为改观。
士林却因为朝廷动了商贾的利益,顿时上窜下跳,嚣张之极,朝廷不妥协让步,便要推番朝廷,取而代之,更要废黜皇帝与太子。
这便超出了瞿式耜的承受范围,因为瞿式耜更接受投献,却不认可士林勾结商贾,对抗朝廷,遑论此等商贾多半都为偷逃税款之奸商。
作为东林出身之人,瞿式耜非常了解东林的主张和目的,很容易从老师钱谦益看出这两项,只是老师锋芒内敛,多半常以旁人为刀殂。
在皇帝没有对士林大开杀戒之前,由于朱集璜等人的非分之想与僭越之举,瞿式耜在生气至于,便决定袖手旁观了,让目空一切的士子们得到个教训也好。
至于此前叫嚣欲让皇帝退位的朱集璜等人,身怀狼子野心,若不殃及万千百姓,便可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桃花宝典(文轩宇)
首辅不管,次辅存心,各部的尚书与侍郎当然不会没事找事。
黄得功等武将能看士子们的窘态,真是欢乐开怀,就差一坛酒了。
皇帝带着文臣武将,对面还有上万百姓,大伙整整看了两个时辰之久!
此事若是上报,必定销量暴涨,哪怕一次印刷五十万份都可能售罄……
百姓们都开眼了,今番算是了解士大夫们的德行了,原来如此!
“快~!给首辅、次辅等人披上衣服,切勿着凉受冻!”
待朱集璜等人体力耗得差不多了,便相继倒在地上,再也难以爬起活动了,军汉们只得奉命将这些贼子抬到对面的人群前,自会有人接收。
着凉?
受冻?
首辅等人不是感觉挺热么?
连衣服都没怎么穿!
真乃神人也!
往后香案上就供首辅吧!
隆冬都不怕冷,确系神功护体啊!
“首辅威武!”
“叫昏君莫要小看我等!”
“首辅真乃我辈之楷模也!”
“关二爷再世亦不过如此!”
“首辅能文能武!必然是当世王阳明!”
“大明中兴有望矣……”
面对一群人的追捧,简直让一众正在照顾朱集璜等人的士子们感到惭愧。
被百姓们看到这一幕,往后还如何在南都城里厮混啊!
一提首辅等人,便是当日在皇城根下恣意放纵之人!
当着皇帝与百官的面都敢如此,真是市井无赖听了都要敬佩直至啊!
“这真是首辅?”
“去花船当大茶壶倒是不错!”
“你这厮说甚?安敢侮辱我新明首辅!”
“说了又如何?首辅如此奔放,做都做了,还怕人说!”
“打你这个口不择言之徒!”
“竖子安敢动手!吃我一拳!”
先是士子之间的混战,然后演变成全员范围内的混战,之前是首战,此番是二番战。
新仇旧恨可以一起报,只要不怕冷,可以战至天黑,甚至翌日凌晨!
“又打?”
“如此生猛!”
“血气十足啊!”
看得对面勇卫营的一群人都再次官网起来,一言不合就开打,这比**还**啊!
不说对面前方都是读书人么?
怎么也掺和其中了呢?
这难道是南都的新风尚么?
既然不甚了解,那还是静观其变吧!
今日的上半场是首辅等人为大家表演,下半场则是首辅带来的这些人一起参与,全员对打,好不热闹。
“……”
崇祯端着双筒望远镜,看的是饶有兴致,想减轻朝廷的压力,眼前的这番活动便最为合适了。
只要勇卫营与厂卫不被卷进去,对面想打多久都可以!
朕还可以为尔等提供场地,不怕施展不开一身本领!
尔等想让朕退位?
做梦去吧!
朕想让尔等自行残杀一会儿才说!
“虎山!”
“末将在!”
“勇卫营除运输罚没家财与物品之外,非必要不得参与百姓械斗!”
“末将遵令!”
黄得功也是现场观众,当然清楚皇帝的打算。
崇祯看了一会儿便撤了,因为再呆下去,即便身边有火炉取暖,身上也穿着厚实的裘皮,时间一长,也可能被冻感冒了。
翌日,贼子大军由于带头的骨干遭到重创,加之内讧剧烈,也就再也形不成气候了,势头骤降。
奸商们的亲戚们都忙着减少损失,争取救出自己的家人,或者侵占正主的财产,根本没心思参与士林的义举。
百姓们见到如狼似虎的勇卫营与厂卫,对方多半还是北方人,自己根本不认识,更别说攀关系了,一下子收敛了不少。
连商贾都被这些鹰犬啃得成了皮包骨,寻常百姓若是作死,那就必定连命都要搭进去了,大家又不全是傻子。
现在众人的头号敌人并非狗皇帝的鹰犬,而是前番胆敢与自己大打出手的同行!
抗税之事,以后再说,眼下先把昨天的仇给报了再说!
只要下手造成了一方重伤,并且还知道行凶者的住处,登门报仇瞬间变成了司空见惯之事。
打不过?
不要紧,天干物燥,咱还可以放火嘛!
于是,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了,南都城内出现了十数处着火点,没有一起是厂卫与勇卫营所为。
由于救火不利,除了百姓也没有官府派衙役参与,导致火势随风愈发迅猛。
皇城位于南都的东南角,在刮西北风之际,正好是最为安全的位置。
想让朕退位?
尔等这下遭天谴了吧?
哼哼!
没错!
崇祯就打算在后邸静候佳音!
由于自己也被冻感冒了,加之贼子大军也无力折腾,正好可以忙里偷闲,静养数日。
“昏君……现正在……得意,诸位切莫……再行……举事,尚须……从长……计议!”
躺在床上的朱集璜面色十分憔悴,眼袋发黑,嘴唇褪去多半血色,还不忘叮嘱屋内的众人。
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根本无法坐起,只能像是瘫痪在床一般,能否痊愈另说,此番能保住命就算是万幸了。
“首辅!如此深仇大恨,我等必然报之!”
“不可!昏君……”
“外面因何聒噪?”
忽然从外面闯进来一群锦衣卫,对方来势汹汹,看得在场众人都有些害怕。
“何人是宋征璧、周茂源?”
“在下宋征璧!”
“在下周茂源!”
“尔等身为贰臣,不知自省,却参与请愿,罪加一等,此为谕令!”
“啊???”
“决计不会!”
“宋征璧,字尚木,松江人,崇祯十六年进士,降清后官至潮州知府!周茂源,字宿来,松江人,崇祯二十二年进士,降清后官至处州知府!”
“啊?此为捏造之!”
“将此二人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