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江湖梟雄笔趣-第一四二零章 人馬如龍,決勝草原展示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山脚下的阴暗处,雀哥即便被二河用枪顶住脑袋,仍旧没觉得他有问题,急赤白脸的开口:“傻逼!都他妈啥时候了,你还在这跟我表演无间道呢!别JB玩了!快点上来!一会真被扣住,你篮子都得被踢飞了!”
“雀哥!别动!”二河手上微微发力,用枪推了一下雀哥的头:“我没开玩笑!你别逼我!”
“二河?!”雀哥眉头一挑,看见二河脸上的凝重,眸子里闪过了一抹难以置信:“你他妈的要干什么?!”
“你别喊!听我说!”二河看着雀哥,胸口剧烈起伏:“今天晚上的事,就是一个套!这一切都在东哥的掌控当中!他设下这个局,就是为了抓肖凯的!你们根本跑不出去,明白吗!听我的!你走!马上走!”
“艹你妈!你真是鬼?!”雀哥听见这话,倏然睁大了眼睛:“我他妈对你这么好!你卖我?!”
“我没想卖你!”二河嗓音低沉的解释了一句,然后也来不及跟他解释:“跟我走!我能带你离开这!”
“我去你妈的!”雀哥听见这话,怒不可遏的骂了一句,随后看向了已经快要走到越野车边的肖凯那边:“老朴!快跑!!”
“刷!”
已经距离越野车不到十米的朴灿宇,听见这边的喊话声,一脸好奇的转过了头,不明白雀哥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大声吼叫。
“嘭!”
二河听见雀哥喊话,一枪把子砸在了他头上,随后把枪顶在了雀哥的胸口:“大雀!你他妈别逼我!”
月光透过树冠,破碎为无数光斑,其中一抹照亮了雀哥的脸颊,固然已经被二河挟持,但雀哥脸上仍旧没有一丝恐惧,疯狗般的咆哮道:“老朴!这是个套!跑!跑啊!!”
“你他妈的!”二河看见雀哥压根就不听劝,攥着枪柄的关节发白,但却始终狠不下心来扣动扳机。
“狗篮子!”雀哥见二河没敢对他开枪,从地上往起一窜,奔着二河就扑了上去。
山坡下。
“大雀喊什么呢!怎么回事?!”肖凯听见雀哥的喊话声,向着越野车走去的脚步霎时一顿。
“不对劲!快走!”朴灿宇听见雀哥喊话,心里咯噔一声,虽然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过听见他这一嗓子,肯定也知道事情坏菜了,随后拽着肖凯就往前面的越野车那边跑,如果他们真的暴露了,那么在没有车辆的情况之下,是绝对没有希望离开的,所以只能硬拼。
“怎么回事!你们后面喊什么呢!”小蔡看见肖凯他们跑了过来,也听见了山坡上雀哥的喊声,呼吸急促的问道。
飄 花
“别动!艹你妈的!”朴灿宇看见小蔡上前,一把攥住他的衣领子,把枪顶在了他的头上。
“咣当!”
随后剩下的一个青年也拽开车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朴哥!车里没人!”
“你他妈疯了!干什么啊?!”小蔡一把推开了朴灿宇。
“上车!走了!”朴灿宇明明听见雀哥喊这边有问题,但是此刻又听说小蔡的车里没别人,脑子里相当混乱。
“踏踏!”
队伍里的青年此刻心里也慌得不行,听见朴灿宇下令要走,几步走到了主驾驶车门边上,拽门就要上车。
“砰!”
就在这时,一声突兀的枪响传来,紧接着那个踹开车门的青年动作一滞,随即就倒在了地上,开始大口的倒吸冷气:“我中枪了!”
“老肖!上车!”肖凯看了一眼倒地的青年,从后座钻进车里,狼狈的准备往前爬。
“老朴!别乱动!咱们走不掉了!”肖凯站在车下,向着远方眺望了一眼,张嘴喊了一句。
“刷!”
车内的朴灿宇闻声抬头,随后也愣在了车里,眸底浮现出了一抹绝望。
此刻在他们前方黑暗的草原上,一点火芒于黑暗中泛起,接着变成了两个、三个。
北风呼啸,草原苍茫。
随着一个接一个的火把被点燃,无垠的草原上仿佛出现了一条长龙。
光芒乍起,无数穿着皮衣,手持火把的草原汉子码成一排。
火光闪动,照亮了高头大马鼻孔里呼出来的雾气,也照亮了汉子们手里杀气腾腾的猎.枪。
“嗡嗡!”
官途沉浮 万路之遥
引擎的震颤声伴随着风声呜咽在草原上回荡,数台越野车向着肖凯所在的方向疾驰,车灯将这一片照的亮如白昼。
“哒哒哒!”
随着一台牧马人靠近,从天窗探出身体的李静波左手扶着车顶,右手攥着一把微.冲,对着天上连续开了数枪,咆哮声传遍旷野:“肖凯!拿我三合集团当你鱼跃的龙门!你他妈能跳过去吗?!”
“笃笃笃!”
枪声落,马群奔腾,火光、灯光交相辉映,大几十人手持刀枪,将欧蓝德围的水泄不通。
“呼——”
看着灯光之下杀气腾腾的一伙人,肖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忽然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艹你妈!你给我跪下!”从人群里冲出来的黄硕一步上前,对着肖凯头上猛地砸了一枪把子。
“咕咚!”
肖凯被一击放倒。
“老肖!”车里的朴灿宇看见这一幕,拎着手里的枪,扶着门框就要往下窜。
“别动!”
“你妈了个B的!”
“操!”
“……!”
朴灿宇没等下车,就被几把一米多长的枪管子怼在身上,给压在了车里。
“嘭!”
腾翔一步上前,一脚踹在了小蔡的肚子上:“苏和泰,公司哪点对不起你,能让你这么做啊?”
“……”小蔡被踹倒在地上,看着周遭的人马枪支,目光空洞,已经彻底懵逼。
“艹你二姥姥的!在背后捅咕我们这么长时间!你挺爽啊!是吧!”黄硕一枪把子将肖凯撂倒之后,愤怒的将他拽了起来,刘占随即上前,将肖凯的手铐在了身后。
“杨东呢?”肖凯额头上冒出一个青包,笑着看向了黄硕。
“你他妈还有脸笑!”黄硕再度抬手。
“小硕!算了!”随着杨东的声音传来,旁边的人群散开了一道缝隙。
火光闪动,照亮了杨东和肖凯两人的脸颊。
“彼此交手这么久,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种方式!”杨东看着面前的肖凯,声音平和。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身后还有人的?”肖凯是个聪明人,自从晚上出事开始,他就已经想明白了,杨东留着他,就是为了钓鱼的。
“刚知道不久!我也是最近才琢磨出来的,应该是从去G肃开始吧!”杨东坦诚相告。
“二骆驼呢,他死了吗?”肖凯抬头问道。
杨东听见肖凯的话,眼角跳动了一下,在此之前,他的确接到消息,知道肖凯身后的人露面了,但确实不知道二骆驼来了。
“看起来,他是跑了!”肖凯看见杨东的眼神,猜出了一个大概。
“我想换个地方跟你聊聊,你能张嘴吗?”杨东继续问道。
“成王败寇,我有资格讲条件吗?”肖凯被杨东盯着,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
山坡上。
“嘭!”
雀哥一脚蹬开二河之后,咬牙抽出了腰间的军刺:“李河海!我他妈拿你当亲弟弟!你拿我当大傻逼?!!”
“雀哥!你他妈别逼我!”二河看着雀哥手里闪烁的寒芒的刀,虽然手里攥着枪,但眼噙热泪,久久没有扣动扳机的勇气:“如果不是为了把你保下来!我他妈是不会把时间拖到现在的!你明白吗?!”
“我去你妈的!我张云雀活了一辈子!什么缺德事都干过!就是没卖过兄弟!你他妈毁了我的口碑!就是要了我的命!懂吗?!”雀哥咆哮一声,拎着刀就要有所动作。
“砰!”
二河扣动扳机,子弹打在了雀哥脚下的地面上:“雀哥!你别逼我!从头至尾!我都没想过坑你!”
“艹你妈!因为我信你!把肖凯和老朴都坑了!我他妈没脸活着!”雀哥一声咆哮,顶着枪口迎了上去。
眼见雀哥袭来,二河攥着枪的手剧烈颤抖,他既然选择做鬼,那么对于一切可能遭遇的情况,就全都有了思想准备,他想过自己会死,也想过跟这些人拼命,但唯独没想过会有心软的时候。
二河忠于三合集团,是因为三合集团可以给他想要的一切,金钱、地位,应有尽有,处在这么一个环境里,没人能够不被利益所动摇,所以说的直白一些,二河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自己添战绩,拼资历,谋未来。
而雀哥这个人,在狡诈的江湖里却比较另类,他这个人,有着不同寻常的固执和单纯,虽然在江湖里,单纯这个词已经基本上能跟傻逼画上等号了,不过跟雀哥一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下来,也让二河感觉他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仗义、讲究,说话办事不计较,接地气、护犊子,虽然一身臭毛病,却也更能带给人温暖,一次次的被雀哥死保,已经让二河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利用他,还是真的跟他产生了感情。
“踏踏!”
转瞬间,雀哥已经冲到了二河面前。
“嘭!”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猛地从一侧窜出,对着雀哥的侧腰就是一脚。
“操!”雀哥被人踹了一脚,横握军刺猛然回扫。
“啪!”
张晓龙握住雀哥的手腕,在拧动的同时往下一压,一个利落的腿绊,直接将其撂倒。
“雀哥!你他妈别反抗了!”二河见张晓龙出现,也猛地扑了上去,很怕雀哥继续折腾,会被张晓龙收拾了。
“艹你妈!你他妈咋不开枪呢?”雀哥攥着军刺的手臂抖个不停。
“我下不去手!”二河说话间,把手里的枪一扔:“你救过我的命,我欠你的!”
“我去你妈的!!”雀哥听见这话,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我他妈吃着肖凯的饭!你不杀我!我他妈也没脸活着!明白吗!”
“嘭!”
张晓龙手臂下沉,压紧了雀哥的身体:“杨东让我给你带句话,说小鱼还活着!”
“刷!”
雀哥听见这话,剧烈反抗的动作突兀的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