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 謝家小院暗中謀閲讀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王妙音的神色严肃:“不,我很清楚,裕哥哥还是以前的裕哥哥,可是他有多让我崇拜,就有多让我恐怖,我欣赏他的正直,英雄,无私,但更畏惧他那种打破一切固有传统,无视所有世间法则,一心一意要建立他心中理想国家的做法。传统之所以是传统,规则之所以是规则,就是因为能维护经历了千百年的变化,现在还掌握着世间权力的这些人利益。如果要与整个传统和规则为敌,那需要远远凌驾于君王的力量,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力量,那我们所有人在他的面前,都如同蝼蚁,死生全凭他的一念之间,你真的觉得这样好吗?”
刘穆之默然无语,只是啃了一口手中的肉夹馍。
王妙音轻轻地叹了口气:“今天,他再次拒绝了我们现实的提议,这让我的恐惧,更深一步,甚至,我隐约会害怕,这个黑袍,象极了裕哥哥的反面,甚至,象是一个完全相反的挛生兄弟!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这才是最让我担心的。黑手党起码要什么,如何做,我们算得到,但这个人,我算不到。”
刘穆之咬了咬牙,把肉夹馍狠狠地扔在了地上,眼中泪光闪闪:“我不管他什么目的,他杀了我侄子,我就要找他报仇,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这次北伐过程中,找到他,挖出他,揭开他的面具,然后灭了他。相信我,只有消灭了这个人,我们才有太平可言。”
王妙音转身向着厢房中走去:“我们分头行事吧,穆之,希望这次的北伐,我们都不要后悔。”
刘穆之的脸上肥肉微微地跳了跳,看着王妙音的身形消失在门内,喃喃道:“寄奴,你会后悔吗?”
乌衣巷,谢混宅邸。
刘毅一身便装,负手背后,在正房内来回踱着步,喃喃道:“二十多年了,想不到当年乌衣之会后,我还有机会,重入谢家,当年看着寄奴和死胖子就这么给谢相公延揽入这小院议事,而我只能在外面站岗,我就恨得牙痒痒,心里一直呼唤,总有一天,会让谢家人正眼看我。”
谢混坐在正堂上首,微微一笑:“以前先大父一直青睐刘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希乐你才是文武双全的士人,才是我们同道中人。而刘裕这样的人,撑死了不过是领兵打仗的鹰犬爪牙而已,又何德何能,跟我们谢家平起平坐,甚至成为谢家女婿呢?”
精品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 謝家小院暗中謀展示
刘毅叹了口气:“也不要这么说,寄奴他绝非有勇无谋之辈,那强悍的外表之下,是极深的城府,加上有刘穆之帮他谋划算计,这也是这些年来能取得今天成就的原因。不过,他还是死抱着那迂腐可笑的理想,想要依靠下层百姓而不是百年世家,这点,会成为他最终失去大权的根本原因。”
郗僧施一脸兴奋地说道:“这次趁他领兵在外,是我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建康城中的权力,就是落在孟彦达和我们手中,到时候,还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刘裕若是出征失败,正好可以借机罢了他的官削了他的职,就象对刘敬宣那样。要是他打赢了,就让他远远地出镇青州,再也别想回来了。”
刘毅叹了口气:“惠脱(郗僧施),凡事不要太想当然,寄奴大军在手,那回不回来是他自己决定的,怎么可能因为我们在京,就能决定他的去留?”
谢混勾了勾嘴角:“王谧这家伙终于死了,也省得了我们成天想要搬走他的谋划,现在刘裕在朝中没了代言人,连皇后也随军远征,可以说政令自我而出,后方军需全部取决于我们,我们要不要…………”
刘毅的眉头一皱,断然道:“万万不可,不要拿以前黑手党之间内斗的这些招数用在刘裕身上,想想王愉的下场好了。不要以为是谢家人,刘裕就不敢动刀子,如果坏了他北伐大事,他要回来出气,可是六亲不认的。”
谢混的脸色一变:“他敢!他这是,这是谋反,难道你的军队,难道京城的守军是吃素的?他要是真的兵败,还能再恶得起来吗?”
刘毅冷笑道:“叔源(谢混的字),你想想当年桓温北伐,也是在枋头大败,五万大军,回来不足一万,难道这妨碍他后面把罪责扔到没有打通石门水道的袁真身上,围攻寿春了吗?这次刘裕出兵,看似只出动五万人马,但北府军现在不下十万,他自己这几年招兵买马,实力也远不止五万,真要是因为你使坏导致粮草不济,而让北伐失败,那他回来找你报仇,没人能拦得住,就连我手下的北府军兄弟,如果信了是你使坏而让同袍战死,也一定会找你报仇的,我可不想陪你一块完蛋!”
谢混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难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在这次打击到刘裕了吗?好不容易他领兵出战,我们可以松开手脚有所作为。”
刘毅摇了摇头:“叔源啊叔源,我送你一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刘裕也一直在怀疑大晋内部还有内奸,也一直在查,甚至一度把目标锁定在我家刘婷云的身上,这次他出兵,看似连刘穆之和皇后这两个谍报高手都随军出战,但安知不是他的诱敌之计?也许就是要那些在暗中敌对他的人跳出来,好一网打尽呢。所以,这个时候,不要想着搞什么阴谋诡计,以我对刘裕的了解,明着来可能更好。”
郗僧施的眼中一亮:“什么明着来?怎么明着来?”
刘毅冷冷地说道:“朝会之上,你们两次提及了朝中首辅和扬州刺史之事,都给刘裕以商议南燕之事给对付过去了,现在朝会结束,也决定了要征伐南燕,那这首辅之事,可以重提,就算孟昶现在代行录尚书事,这扬州刺史,涉及合法地征丁征粮,支援前线,朝中可以暂让人代行录尚书事,可是收粮征丁之事,却是刻不容缓,我们可以用皇帝的名义下诏,派人去问刘裕,以何人代扬州刺史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