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明尊》-第四十九章道魔氣質難分辨閲讀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龙宫太子敖壬看见钱晨毫不留情的毙杀了自己麾下的海象妖王,下手之狠厉,决断之绝然,很是有一丝龙宫的死对头少清剑派的风采,登时也是被气的脸色发白。
但他还是按捺住了没有动手,只是将剩余的八万妖兵都招来,在三位阴神妖王的统率之下布成真龙玄水阵,将这些水族兵将的妖气汇聚在一起,化为滚滚的玄水潮汐,拥簇在九太子的脚下。
真龙天生便有统率之能,借助这些妖兵阴神汇聚的妖气,这位九太子的修为便暂时拔高到比钱晨稍高一筹的境界。
钱晨抬眼望去,手中的玄黄如意还在滴落黄白之物,不知是海象妖王的脑浆还是骨血。
他将如意一甩,抖落干净,架在胳膊上打了一个道揖,身依着白鹿,端是一副有道真人的摸样,笑着和敖壬招呼道:“贫道白鹿真人,见过龙九太子!”
那龙宫九太子修为不弱,在钱晨灵觉感应之中,浑身元气犹如一轮烈日,颇有些稳固如珠的感觉,当是结丹上品不假!
敖壬所化的人形容貌俊秀,只是阴气略重了一些,他深深凝视了钱晨一眼,抱拳道:“白鹿前辈修为高深,神通惊人,只是不知小王有何冒犯之处,前辈竟然对我手下的夜叉妖将出手,还不听小王劝阻,非要杀了海象妖王?”
他身旁其他三位阴神妖王具是对钱晨怒目而视,钱晨一眼扫过去,都是些银鲨、玄龟、海鳅等海中的异兽,仗着体型庞大,原身强横战力倒也不差,但显然也并未得到龙宫的高妙神通法诀传授。
钱晨反身骑上白鹿,微微笑道:“你麾下两个夜叉妖将,一遇到贫道便索要贫道的坐骑白鹿作为贺礼。贫道养的这只白鹿颇为顽劣,闻言便有些忍不了!”
旁边的白鹿听了这话,顿时昂首挺胸,蔑视了那龙宫太子一眼,顿时看出此人和自己仿佛,也不过丹成二品,便有些看不起。
敖壬身边的阴神妖将看的这一幕,哪里能忍,登时躁动起来。
真龙玄水大阵抽摄下方的海水,涌上敖壬的脚下,犹如一片升上天空的大海。那滚滚妖气汇入海中,把大阵展开,端是威势无匹,让钱晨座下的那只白鹿隐隐心惊,暗道:“这龙族虽然和我跟脚仿佛,都是水属的灵兽,但到底渊源不凡,虽然都是丹成二品,但此人有这般大阵相助,就是十个我也斗不过呀!”
敖壬也看出那只水精白鹿的几分底细,暗暗心惊,压下麾下妖王的躁动,冷冷道:“既是如此,那两个畜生死不足惜。不过我家海象妖王不过与阁下有些误会,因而出手,阁下为何下此毒手?”
“俗话说得好,物肖主人,你看我这只白鹿如此暴躁,便应该知道贫道的性子!”
钱晨此时已经将水行神光藏入了白鹿的一元水精丹中,传音道:“你这枚金丹行的是道魔合一的法度,到底驳杂了一些,因此才未能丹成一品。今日你算是有些功劳,老爷把水行神光这道神通借你,让对面那只泼泥鳅瞧个好的!”
“此人自以为是千金之子,定然不肯冒险动手,待会他坐镇那妖兵大阵,将此地海域纳入阵法之时,必然要让那三个妖王来动手!”
白鹿识趣道:“方才那个妖王劳费老爷屈尊动手,已经是小的不对,既有老爷水行神光相助,俺定然让那大阵闹不起来!”
敖壬将大阵展开,自觉有几分大局在握了,这才脸色一沉,喝问道:“尔只因一言不合,便敢杀我龙宫的妖王,当真不把我龙族放在眼里!”
话音未落,他便看到钱晨座下的那只白鹿蹄踏清波,缓缓行来,玉蹄落下掀起微微波澜,所到之处顿时海面波平澜息,海面澄平如镜一般。
那十万妖兵妖气汇聚布下的真龙玄水阵顿时凝滞了三分,威力赫然消减了七成。
五色神光可以克制世间一切后天五行之物,乃是少有可以反过来镇压阵法的大神通。
火熱都市小說 《明尊》-第四十九章道魔氣質難分辨鑒賞
如今钱晨的化身是为水火两道神光所成,恰恰克制真龙玄水大阵这般纯粹的水属阵法。
敖壬见得自家驾驱的海潮阵势,被分开水势,浪如山倒,波涛横生,平空削去了数十丈,脸色登时一变,又看钱晨倒提如意,在手中颠了巅似乎在称量手感。
再看那祥瑞灵兽,水精白鹿露出狞笑,身旁环绕的水流化为万股飘带,在海象妖王那只杀散了妖兵之间不断穿刺,大肆的吞噬精血,不时卷起一个肉嫩龙虾兵的打成肉泥,伴着灵泉吞入口中,很是爽滑。
敖壬浑身一颤,忽然想到:“是了!这水精白鹿乃是五行灵兽,世间难寻,我龙宫富有四海,如今唯一得知的白鹿依然是珞珈山慈航道人的那一只。此人既然骑的是这般异兽,来历当非小可,知道夜叉妖将和海象妖王是我龙宫麾下的妖将,竟然还敢动手,背后的势力当不在龙宫之下!”
他看了那邪门的白鹿一样,暗暗道:“传闻珞珈山的那只白鹿深通佛性,出巡之际天花妙曼,所到之处莲花盛开。”
“遇到那只白鹿,污水也会变为净水,凡俗之辈更是百病皆消,被称为圣鹿!修为更是不凡,已经是阳神境界,在珞珈山的地位只在慈航道人之下。这人能把好好的祥瑞灵兽养的和妖魔一般,连座下的妖鹿都能伏波禁水,此人莫不是魔道的某个老魔?”
此念一生,他越看越像。
虽然白鹿道人这般雅号颇有道气,不似‘不死道人’‘幽忘老魔’‘天泣子’那般有魔道的风采。但道号这东西做不得准,只看他养的白鹿这般的凶残,又看此人行事的作风,端是睚眦必报,无法无天,不是魔道中人哪里还有其他可能?
“只是不知此人是哪家魔教的老魔头,是九幽道,还是血海道,九幽与我龙宫常年交好,血海与我等却是有些龌龊,还是白骨魔门那几家大宗派,不过无论是哪家,此人端是敢杀了我的!魔道中人心狠手辣,杀人杀妖眼都不眨一下,连自己的父母亲人都能用来修炼魔法,炼制法宝,这般全无顾忌之辈,我父王都不愿招惹?”
钱晨还是缓缓走向敖壬,很是有逼着敖壬出手的意思。
敖壬偷偷瞥了他一眼,心里嘀咕道:“就算做出这般好卖相,也掩饰不了你魔头的本质!”
龙宫的龙子龙孙霸道的紧,海外宗门除了几个有元神坐镇的大派,其他都不放在眼里,就算是化神之辈得罪了他们,若是不想麾下势力烟消云散,牵连后辈,也要反过来给他们赔礼谢罪。
但偏偏魔道中人形势毫无顾忌,杀人不眨眼,自己的人死了也不扎眼,就算对龙子龙孙们动手,只要不知道此人的真正来历,就是几位龙王也是无可奈何的。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明尊 線上看-第四十九章道魔氣質難分辨分享
敖壬仗着龙宫的势力横行无忌,龙族修行,也并不讲究什么清净自然的心性,相反龙族修行的心境,便是霸道无比,统御亿万水族生杀夺予的,更不禁享乐放纵,若是一代雄主,帝王神皇的心性,倒也不缺豁出去的一股豪横,但他这般富贵骄养的龙种,却是少了这种骨勇。
因此心中不禁生出退意来!
白鹿踏波而来,亿万水流环绕犹如飘带一般,背上的钱晨仙气出尘,端是一副仙人摸样。
但私底下白鹿偷偷嚼吃虾兵的凶残,以至于海面之下那无数触手一般吞噬精血的水流,却又是最为凶残的妖魔气质,这道魔合一一般的古怪气质,让出尘飘渺的钱晨在敖壬眼中越发可怕。
他额头冷汗隐隐,眼睁睁的看着钱晨骑着白鹿破开了真龙玄水大阵,行到距离他不过百丈之地。
白鹿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盯着敖壬狞笑道:“老爷,这海中妖族的肉身真有嚼劲,老爷要不要尝尝?这只小龙精血充沛,元阳旺盛,很适合小的进补啊!上次老爷杀了那龙神所用的神通太过惊人,竟然让它的肉身灰飞烟灭了去!太过浪费了!不若赐予小的尝一尝龙肉的滋味,也好和我其他三个兄弟炫耀一番!”
钱晨抓着它的脑壳皮冷冷道:“要是让师妹知道了我这般教你的,我就尝尝白鹿肉的味道!”
敖壬远远听到那白鹿的话,登时头皮一下炸开,麻到了脊椎骨!
“积年老魔,果然心狠手辣,凶残的不可理喻,这里距离我龙宫属地这么近,他居然就敢动手!”
白鹿狂叫一声,朝着敖壬奔去:“老爷,让我做了这小子,拔下他的龙筋给你做腰带!”
敖壬连忙叫道:“且慢!原来前辈是魔门的高贤,小王不知前辈的身份,多有冒犯,还望前辈不要计较!”
钱晨勒住了白鹿,很是奇怪的看了敖壬一眼,不知他从哪里看出自己浑身上下有那一处像是魔道中人的?
敖壬看到钱晨神色稍变,心中更是笃定,笑道:“不知前辈是哪家魔门的高贤,我龙宫与魔道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小龙忝为此地的地主,在此设宴招待各方仙客,凭着龙宫的薄面,倒也有些势力。”
“前辈此次来海外若是有事,小龙若是能襄助一二,必然不吝出力!”
说罢,便换了一副面孔,热情招呼钱晨赴宴。
钱晨语气含糊道:“贫道……不,老祖我倒是和九幽有些交情,不知……”
“九幽道乃是我龙族旧交情了!前辈请随小王来……”敖壬态度变化的太快,倒让他身边的那三大妖王有些无所适从。
钱晨也在肚子里暗暗嘀咕,这只泥鳅是误会了什么?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尊》-第四十九章道魔氣質難分辨鑒賞
说起来,他的确和‘九幽’有些交情,但可不是九幽道,而是九幽魔界!毕竟此地太过靠近龙宫,如果可以,他也不想闹的太大,便松了手里的如意,继续架在胳膊上,随着敖壬向他的营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