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高齡巨星笔趣-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推薦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书评区。
随着第二卷黑暗森林的剧情展开,书友们立刻就被骤然加大的张力的剧情所吸引住了!
《三体》第一部分,其实更多的是铺垫。通过伪主人公汪淼的调查,展开了ETO这个人类三体组织,并介绍了三体文明。
因为叙述结构的原因,虽然信息量大,但其实整个节奏是缓慢而且拖沓的。
精彩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蠢蠢凡愚QD-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熱推
但这又是必不可少,因为塑造一个宇宙文明的世界观,需要一张张的底牌铺设下去。
可是到了第二部,所有的底牌都铺开,就到了一张张将其揭开的阶段。
铺垫缓缓展开,两个文明碰撞的大幕徐徐拉起,剧情留给读者的就只有舒爽!
随着李世信一章章的更新,泰勒,迪亚兹,希恩斯等面壁者的战略计划先后被完全意想不到的破壁人所破解。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高齡巨星 愛下-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
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角色在极具跳跃性,动辄几十年的时间进程中先后陨落。
字里行间想展现出的时空浩瀚和想象力之蓬勃,冰冻休眠,基因导弹等一项项基于现实但完全凌驾于想象之上的未来科技……
十几章的进度过去,当除了罗辑之外的所有面壁者一一陨落,特别是面壁者雷迪亚兹,因为提出了利用恒星级炸弹摧毁整个太阳系以威胁三体人的计划,而被自己的人民用石头砸死的桥段。
所有跟读的书友们,震撼了!
“天呐,看得我脚心出了一盆的汗!”
“楼上的沙雕,你可能是看书看得忘了自己在泡脚!”
“脚心没出汗,但是手心出汗是真的。真的太震撼了,几个面壁者的战略,可以说挑战了我想象力的极限。特别是迪亚兹,这个人物太让我铭记终生。妥妥的枭雄啊!”
“确实,雷迪亚兹真的太可惜了。他的策略够狠,简单来说就是你敢入侵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如果不是因为恒星级氢弹因为地球的资源有限无法成行,他的方法真的有可能震慑住三体人!”
“唉,可惜了。扯一个弥天大谎,让整个世界都随之翩翩起舞。雷迪亚兹这个人,他的对手如果不是洞知一切的外星人,不至于沦落到最后这个地步。”
“是啊,他最后其实也没有输给地球人。在联合政府,他利用一个全世界无法接受损失的谎言,拯救了自己。可安全回到国内之后,却死于自己的人民之手,生生被石头砸死。真是可笑可悲,一个最善于利用人性的暴君,最后却死于人性,讽刺至极。”
“救命啊,救救孩子吧、我特么停不下来了,昨晚熬了一夜看完了第一卷。正要睡觉的时候第二卷更新了,我特么就像看看然后睡觉,结果睡前阅读变成了『困的不行』和『舍不得睡』的博弈,高潮部分的震撼和感动比第一部更甚。这一卷里面的几个面壁人以及他们遇到的困境都刻画的太立体了,感觉随着文字,脑海中甚至都诞生了电影般的画面,太强了,这个作者太特么强了啊!”
滴!
收到喝彩值1239121点!
卧室之中。
连续磕了三颗蓝色小药丸,李世信整个人感觉都有点虚了。
不过看着书评区中沸沸扬扬的赞誉,以及耳旁传来的一声喝彩值轻鸣,李世信还是打起了精神,再次提取出了一颗蓝色小药丸,吞了下去。
啊啊啊啊麻蛋!
为了支棱,拼了!
随着李世信“哈”一声低喝,房间之中再次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
窗外。
看着“奋笔疾书”的李世信,苏梅幽幽的叹了口气。
随即,她扬起了头,望了望一旁的丈夫。
“世信……身上这劲头,真的不像是这个岁数的人。”
“是啊。”
俞念恩点了点头,笑了。
“年轻那会儿,在部队里除了去雷区救你那次之外,我都没见过他什么时候这么认真。可能,他真的是找到了自己的乐趣。不用担心,这是好事儿。能活出这个劲头,这辈子……算是没白活啊。”
苏梅默默的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转身回到了堂屋里,从衣架上摘下了风衣。
“你干什么去?”
看到妻子似乎想要外出的样子,俞念恩问了一句。
“你在家呆着,中午给世信做饭,我去一趟文审局。”
面对丈夫的询问,苏梅一面将长发用橡皮筋束起,一面答到。
超棒的玄幻小說 高齡巨星 起點-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鑒賞
就在她穿好了风衣准备拿包出门的时候,一只大手将她拉住了。
“怎么了?”
皱着眉头,苏梅看向了自己的丈夫。
一抬头,她便看到了那张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国字脸——那张脸上,正挂着憨憨的笑容。
轻轻地将妻子拦进怀里,在苏梅的诧异和羞涩中,俞念恩嘿嘿一笑。
“在家煮饭煮了五年了,我今儿个想活动活动。做饭这个事儿,今天就交给你了。我又不是倒插门,不能什么事儿,都让老婆抛头露面不是?”
“你……”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相伴
精华都市异能 高齡巨星 txt-第九四零章:京城爺們兒(三更,名作堂加更求票!)鑒賞
被丈夫厚厚的胸膛顶着,苏梅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快。
“还是别了,你这人太混,我怕你再把事情搞砸。”
“听话。”
轻轻的拍了拍苏梅的后背,俞念恩咧嘴一笑,拎起了自己的外套和手机,转身走出了院子。
“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你给世信和小小做点儿好吃的。特别是世信,他娘的坐在电脑前面好几个小时没动弹了,给他去胡同口那买盆脑花,特娘的,我写个日记都费劲,也不知道他那么多的词儿都哪儿来的。”
“啊,哦……”
看着丈夫的背影,苏梅讷讷的应了一声。
……
胡同口。
“呦,老俞,这嘛去啊?”
“没事儿,我溜达!”
挥手跟街坊打了个招呼,俞念恩裹紧了身上洗掉了色的军大衣,寻了块不知道哪朝哪代杵在胡同口的泰山石蹲了上去。
在寒风中,他掏出了手机。
划拉了半天,才在手机微信里面找到了一个名为“301大院发小联络点”的聊天群组。
群组里,上一条发言还是去年的日期。
看着萧条的群组,俞念恩勾了勾嘴角,@全体发送了一条信息出去。
“@全体,哥几个,都还活着呢吧?”
马上,死了整整一年的群,苏醒了过来。
“丫挺的老俞,这话说的就欠抽!快过年了,就不能说几句喜庆话?”
“你小子还活着,爸爸我怎么放心去?”
“臭小子,有什么事儿直接说!我这儿还没放假呢,聚会的话大年三十再定。年前忒忙。”
看着群里一个个老小子冒了泡,俞念恩嘿嘿一笑,瞅准了发言的一人,直接点了名过去。
“老朱,我记得你小丫挺的是在文总局当一把手吧?”
他点名的人没回话,另一个发小却调侃了一句;
“老俞你在家哄孩子做饭时间太长,消息太闭塞了。老朱人家去年产房传喜讯,升了。更进一步,现在你可不能叫朱局长了,你得叫朱副部长。想请酒的话赶紧啊,等明后年人家把副摘了,你小子再巴结可就没机会了。”
看到这条信息,俞念恩眉头一挑。
“那得了,@老朱,给你个机会请我喝酒,我有点儿事儿求你。”
“什么时候?”
“现在。”
“来。”
看着群里最新的一条回复,俞念恩麻利的关了手机,从泰山石上跳了下来。
正好,一台出租车就停在了他的身前。
“师傅,哪儿去?”
“文化部。”
副驾驶上,俞念恩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
憨憨的掏出了一包七块钱的白塔,自己叼了一根,给司机敬上了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