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彌天大謊!分享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近身狂婿
烦心事谁都有。
可像楚云这么多的,也并不多。
唐庆虽然不知道楚云究竟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但既然已经提到是家事了。唐庆自然也不好多问。
兄弟俩喝酒吃菜,气氛十分融洽。
“最近工作怎么样?”楚云随口问道。
“还行。”唐庆微微点头。抿了一口白酒。“段阿姨教了我很多东西。前些时候,我也陪她去过一次红墙。”
“会打怵吗?”楚云问道。
“打怵不至于。”唐庆摇头。“但仿佛是打开了全新的世界。”
红墙内的世界,对唐庆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他有所耳闻,也道听途说过一些。
可真要像前些时候那样近距离地观察。
对唐庆来说还是头一遭。
他很清楚,他未来的道路,必将靠近红墙。也将跟随段阿姨的脚步,走上一条非但是他自己,恐怕就连唐家都想象不到的道路。
这是一条成了,就飞黄腾达,鸡犬升天的道路。
可若是输了。将一无所有。
甚至有可能牵连唐家。
不过唐家老爷子早就给他做过心理辅导。
不必有任何负担与压力。
多少家族想走上这条路都没有资格。他拥有一飞冲天的机会,岂会因为害怕后果,而放弃上升的机会?
“段阿姨说,现在红墙乱的很。”唐庆皱眉说道。“尤其是宋家,频繁在搞小动作。估摸着是对宋靖的处境非常不满。而根据段阿姨的推断,用不了多久。宋家就会起势,会搞出大动作。”
“在这方面,你听段阿姨的就行。”楚云抿唇说道。“她比我们都要专业,也看的更长远。”
“明白。”唐庆举杯,和楚云碰了碰。
一顿饭吃完。
唐庆喊来司机开车。并询问了楚云想去哪儿。
“媳妇带孩子回娘家聚餐。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楚云笑了笑。摇头说道。“你去忙你的,我到处转转。”
唐庆点头,说道:“那司机就给你用。我让柔儿来接我。”
楚云也没客气,招手走了。
跟唐庆吃了顿饭,喝了顿酒,又闲聊了会。他的心理负担小了不少。
唐庆目送楚云离开。没多久,小柔便从唐家赶了过来。
二人已经低调领证结婚了。
也没办婚礼。
更没有向外界宣布他们好事将近。
是的。
柔儿已经怀胎三个月。唐家上下都对此感到欣慰。
“怎么没让楚云来家里坐坐?”柔儿帮唐庆披上外套。
天渐渐凉了。
女人的心思,是细腻的。也是温柔的。
“他不想打搅我们唐家。”唐庆说罢,微微笑道。“事实上,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来我们唐家。也的确会让唐家上下局促乃至于不自在。”
“也是。”柔儿微微点头。
她常年跟唐庆相处。唐庆对她也是知无不言。
对于整个燕京城的局势,乃至于红墙内的一些内幕。她都有所了解。
优美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彌天大謊!熱推
现在的楚云,说是燕京城最顶流的大少,也丝毫不过分。
不提其母亲萧如是在红墙内的分量。
光是楚家,在燕京城乃至于红墙内的影响力。就足以让唐家望尘莫及。
而谁都知道,现在的唐家,是和楚云同一个阵营的。
唐庆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高度。也全靠楚云在背后的默默支持。
可以说,唐庆的额头上,已经贴上了楚云派系的标签。
这是整个燕京城,都众所周知的。
“他有发生什么变化吗?”小柔忽然问道。“和当初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有。”唐庆微微摇头,握住小柔温暖的手心。二人一同上车,却由小柔当司机。“这也是我最敬佩他的地方。不论身处什么位子。不论手中拥有多么恐怖的能量。他始终如一,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
“他的确是个非常让人敬佩的男人。”小柔也是点头。赞同唐庆的评价。
“回家吧。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未来,一场大战在即,我虽然不在漩涡中心,但这场大战,我也必须参与进来。”唐庆说道。“谁让我是楚系的人呢?”
小柔点头。
他知道丈夫即将面临什么。
这是不可避免的,也逃避不了。
楚云坐车醒酒。也没过多久,便将司机赶走。换上了陈生。
“怎么,我连和你喝酒的资格都没有了?”陈生一上车,便阴阳怪气起来。
“怎么说?”楚云挑眉。
“宁可找日理万机的唐庆喝酒,也不找我?”陈生撇嘴道。“就这么不愿让我占便宜?”
楚云耸肩道:“我也不是不能再喝。要不你找个地方,咱们再喝两杯?但便宜酒我是不会喝的。”
“拉倒吧。”陈生斜睨了楚云一眼。“我刚跟阿离吃了一顿大餐,哪还有肚子陪你喝酒?”
说罢,陈生启动轿车。问道:“要去哪儿?”
“楚家。”楚云抿唇说道。
陈生闻言,抬眸看了楚云一眼:“考虑好了?”
“嗯。”楚云点头。
陈生不再多言。径直将车开往楚家。
来到楚家时,已经是夜间八点半。
楚中堂正坐在客厅喝茶看新闻。见楚云过来。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摆手,让他坐下喝杯茶。
楚云喝了茶,也看了会电视。
良久之后,主动开口说道:“有个事儿,也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
“说吧。”楚中堂淡淡说道。
隐约之中,他似乎猜到了楚云要说什么。
略微调整了一下坐姿,并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上。
“我爸还没死。”楚云意味深长的说道。“他极有可能,还活着。”
他没把话说死。
毕竟老妈只是给了暗示。
而李北牧的话,可信度又有多高?能百分之百信任吗?
但楚云知道,这事儿百分之九十是考虑的。
所以他才会告诉二叔,才敢跟二叔说。
“确定了?”楚中堂深吸一口冷气。
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微妙之色:“这一次,不仅仅只是猜测,对吗?”
“嗯。”楚云重重点头。“这一次,应该是真的。”
楚中堂微微皱眉,却并没有表现的多么高兴或者兴奋。
相反,眉宇间,闪过一道复杂之色:“他扯了一个弥天大谎。骗了这个世界三十多年。”